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Apr 25, 2014

從白塔出發的推理-《DNA的惡力》

□ 書名:DNA的惡力

□ 作者:蘇上豪

□ 出版社/書系:時報文化

  猶記得去年拜讀蘇上豪醫師所著的《開膛史》時,對於能將外科手術歷史、手術方法演進、成功或失敗的外科手術案例、病患權利及醫療問題...等科普知識、病患權利及醫療問題等述說的如此活靈活現且淺顯易懂、老嫗能解,甚是感佩,蘇醫師的好文筆,真不妄「最會說故事的醫生」之稱呢!

  只是當卸下了醫師的專業知識包袱與筆觸,離開了科普文學的蘇醫師,在推理小說上的表現會如他在《開膛史》裡一般游刃有餘嗎?

  拜讀《DNA的惡力》前,曾有想要先將蘇醫師兩年前的作品《國姓爺的寶藏》找來看,畢竟這本有著斐然成績的歷史推理小說,可是在出版後便獲得了《中時》開卷一週好書、臺中市文化局「臺中之書」、《亞洲週刊》年度十大小說等獎項,未曾先行了解蘇醫師的功力,貿然進入這一本新的作品,會出現上次閱讀張草《孛星誌》時一樣,因對作者不熟悉而胡言亂語啊......

  不過因為時間的關係,還是沒能先拜讀蘇醫師的經典名作《國姓爺的寶藏》,就這樣直接上場看《DNA的惡力》了......

  若以新小說作者的角度來看《DNA的惡力》,這一部小說不啻是一部帶了點醫學背景的懸疑、奇幻輕鬆小品,讀起來條理清晰且結構中規中矩,雖然中間夾雜了許多的醫學專有名詞及定義,但不會過於艱澀,的確是達到了「老媼能懂」的程度。缺點就是讀起來說恐怖卻不是太恐怖,說驚悚也不是太驚悚,要說推理...... 也不是那麼的推理...... 因為我讀不到三章就都猜出後面過程跟結局了...囧

  且可能是因為職業病使然吧?蘇大醫師在這樣一部簡單的通俗小說之中,在許多時刻與文句內不知不覺間便會加入醫學專有名詞與相關解釋,例如:

  李神父被診斷為「創傷後症候群」,那是一種身體受到傷害後,因為內心壓力無法宣洩所造成的精神錯亂現象。

  楊醫師按壓張高明頸動脈的動作,是他的殺手鐧,只要使用這樣的手法,幾乎沒有他催眠不了的病人。因為頸動脈的旁邊有迷走神經,對它施加刺激時,會造成血壓下降、心跳變慢,同時讓頸動脈被按壓的人,到腦部的血流因而變少,使得意識模糊,容易被催眠。


  這樣在不經意間將簡單醫學常識寫入故事中的書包,掉的不酸不澀,雖偶爾會有"欸~不用講在小說裡繼續做基礎醫學常識教學吧?"但卻也不會太影響閱讀,更不影響整體故事的流暢性,當然也不會像某些硬要加入解剖學專有名詞的非專科出身的作者那樣顯得刻意且矯情,而是在不知不覺間將這些簡單的醫學科普知識跟著故事一起記在腦海裡了。

  只是可能是因為剛閱讀完 Stephen King 跟 Premchand 的經典作品吧?回頭來看蘇大醫師的作品,初時會有點覺得同樣是想要表現是"本土性"並與現實時間接軌, Stephen King 跟 Premchand 兩個不同領域與寫作風格的作者或用明顯的年代及地名來表明故事發生時代及背景,或在不經意間帶入一小段當時當地的特色以作為時代的印記,而蘇大醫師用的則是帶入許多台灣現時現刻出現的報紙、地標、重大事件及新聞等,來展現自己作品裡的地氣,希冀讓讀者感同身受,卻反而顯得有些刻意與斧鑿,不是那麼的自然與雋永。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這幾年很少閱讀台灣本地作者的作品,上一次看的台灣作品竟然除了張草的《孛星誌》(但張草不算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就是三年多前看得看的施百俊《本色》跟高普《魔霧》,而這麼多年過去了...... 蘇大醫師的《DNA的惡力》卻與高普《魔霧》的那麼的相似,且皆深受歐美奇幻電影、電視、小說影響地擺脫不了吸血鬼、狼人、活屍...等常見奇幻生物元素與佈局,好萊塢的影響果真是無遠弗屆啊!

  而且至少《魔霧》是最後面才破爛梗,第一章左右就被我看破大綱跟結局的《DNA的惡力》則是就算努力想要隱藏爛梗,卻還是有總欲蓋彌彰的感覺,雖然還沒到弄巧成拙,不過真的......可以再少一點從其他通俗作品裡取材跟致敬的痕跡... Orz

  最後只能說:蘇大醫師,您要不要考慮多寫一點醫學相關的科普作品啊?那比較適合您的專業... XDDD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