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Aug 12, 2011

vier minus drei -《四減三,我和在天堂的家人》


  我該用什麼做開始?

  在閱讀《四減三,我和在天堂的家人》的過程中,小傻嚇壞了很多人,捷運上、公車裡、百貨公司中......每一回只要小傻將這本試讀本拾起,眼淚便不自覺得流下,引得身邊的陌生人們紛紛掏出衛生紙給予安慰與關懷。

  如今,要提筆寫下《四減三,我和在天堂的家人》的讀書心得是件很困難的事,困難在於它來自真實故事-一個悲慘的故事,困難在他那優美而悲傷的文字,總讓人在讚嘆與沉迷之餘又無法抑制心中的酸楚與澘然淚下的感動......

  也許,我該這麼開始吧?

  我從小就非常喜歡泡泡。直到今天,我在醫院扮演小丑仍然很愛泡泡。我還未曾見過有哪個小孩不被那些在空中飄浮的閃亮泡泡吸引的。每個小孩在驚嘆之餘總會伸長小手臂試圖去捕捉那些泡泡。然後接下來的幾分鐘不斷重複同樣的遊戲:嘗試捕捉那些泡泡,然後驚訝泡泡突然地消失。再來一次,就這樣一次又一次。歡笑,驚喜。

  肥皂泡泡或許是第一個被選中的使者,被派來傳達給小孩子萬物終會消失的訊息?在我們人生的道路上,什麼時候我們會因為所有的東西在某時刻消失、破滅而遺失那童稚天真的笑?

  破滅。

  破滅的肥皂泡,究竟到哪兒去了?在空氣中分解了?

  是的,我們在空氣中可以再找到分解了的泡泡。微小的肥皂水滴懸浮在空氣中,肉眼幾乎看不見,水滴慢慢降落到地面,落在我們的衣服、頭髮上。那些剩餘的泡泡痕跡仍然有一段時間停留在我們身上。

  的確有其他的東西存留下來:我們腦海中泡泡的影像。它帶給我們的歡喜,它在解體時那煞那的細微聲響。

  我能用文字描繪的只有那些泡泡的影像。我的家在許久之前已經破滅了,只剩下一些印像。那些顯然無可挽回的珍貴快樂故事。

        -Barbara Pachl-Eberhardt《vier minus drei》


  很抱歉引用了這麼一大段的文字 ^^;

  一切實在是這段開篇文章讓小傻在初翻閱《四減三,我和在天堂的家人》就痛哭流涕,要如何的堅強與理性才能在經歷過如此劇痛後仍如此勇敢的站起,並以如此優美的文字將心中的悲傷書寫出來呢?

  世間的悲傷離合總在不經意的時候到來。

  或許,因為小傻年紀還輕,所經歷的生離死別僅有那屈指可數的階段,並未曾遇過親密者的離去,因此每每談論到失去、放手總有點距離、過於天真與理想......

  可不曾失去,不代表無法體會《四減三,我和在天堂的家人》之中的痛苦與悲傷,在《四減三,我和在天堂的家人》這一本由 Barbara Pachl-Eberhardt 在走過悲傷後撰寫的故事中,縱然不曾經歷過太多的人生經歷,仍可深深的被 Pachl-Eberhardt 家的故事所感動、牽引與不自覺的哀傷、悲慟,並進一步的想著:

  「你/妳是否有好好珍惜現有的家人、朋友與所愛,好好的把握與珍惜當下,莫待將來那措手不及的遺恨.....

  讀罷《四減三,我和在天堂的家人》不禁掩面嘆息,自己對貓家人的愛與付出是否已足夠?是否有好好的珍惜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緣份是那麼的難能可貴,生命卻又是那麼脆弱與短暫,在那轉瞬即逝的生命中自己對於所愛的一切是否珍惜,是否曾在無意間傷了他們的心?

  《四減三,我和在天堂的家人》,世事無常請珍惜與所愛相處的一切... 一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