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May 3, 2011

The Way Out-《體溫》

  你/妳是否曾在看著《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中 Milla Jovovich 奮勇與活死人抗衡的時候想過:「這樣的活死人之亂該要怎麼終結呢?」?

  或是在看著《活人生吃 (Dawn of the Dead)》這類電影時想著:「哇!這些活死人是怎麼來的啊?!」,或探討著:「這些活死人是真的死了,無意識的行動著?亦或只是被狂暴化,成為行屍走肉的活人而已呢?」

  看過很多的關於活死人的電玩、影集、電影、小說,敘事角度大多是由活人的觀點切入,鋪陳出一個在活死人肆虐的時代,市井小民或特種部隊、特殊主角們奮勇求生的故事,雖大型如《惡靈古堡》這類電玩會將活死人之劫的成因科學化與合理化,但對於活死人的世界-尤其是內心世界(如果有的話)-依然陌生的令人對之充滿無限想像!

  如果活死人真有思緒活動與內心世界,那該是什麼樣的一個世界呢?

  是會如同慢半拍的活人一樣可以思考,只是慢了一點,還是一片的死寂,只剩下對生吃活人血肉的渴望?亦或是如同 Borg 或肌肉萎縮症患者一樣,其實是囚困於窒礙難行的肉體中的籠鳥,思緒與智力仍維持著正常狀態呢?

  對於活死人,一直充滿著好奇!

  好奇於這一獨特的西洋殭屍文化,也好奇於它的成因、解救法等,更好奇於那鮮少人問聞的活死人內心活動......

  在好奇的頂峰期,《體溫( Warm Bodies)》這一本現世了!

  第一次聽說《體溫( Warm Bodies)》這一本以活死人的角度觀看世間的活死人小說是約莫一年多前,朋友開玩笑說網路上有本名為《I Am a Zombie Filled With Love》的線上短篇小說,很神妙!很獨特!很有趣!

  《I Am a Zombie Filled With Love》是一篇由 Isaac Marion 所撰寫的短篇小說,故事內容迥異於一般廣被大眾周知的活死人故事,這一本可是由活死人的口吻,以自傳式的詼諧語法所寫成的活死人小說!

  故事裡,詳細的描述著成為活死人的男主角的內心世界,他的生活、他的狩獵、他的想法、他的渴望、他的成長、與其他活死人的互動、與活人間的互動......乃至於他的感情與最後依歸......

  在幾年的網路流傳與獨立出版後,《I Am a Zombie Filled With Love》終於受到主流媒體的青睞,被好萊塢某製片看上、瘋迷好萊塢,並全球各國出版集團爭相競逐版權,讓原本名不見經傳的獨立作者 Isaac Marion 一朝成為出版業的寵兒!

  《I Am a Zombie Filled With Love》僅是 Isaac Marion 所撰寫的短篇小說,在正式出版前 Isaac Marion 將其擴寫成架構完整且脈絡詳盡的中長篇小說《體溫(Warm Bodies)》,將活死人的內心世界完整揭露於世人面前!

  對我而言,未來和過去一樣模糊。現在之前和之後的事,我打從心底不在乎,就連當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或許可以說,死亡讓我獲得了解脫。
          -R 《體溫》

  在《體溫》的世界裡,從墳墓裡爬出的活死人雖然外表仍在緩慢的腐爛,恍如一個死人,但心裡依舊有一定程度的思緒活動,他們會無意識的做些事情,例如徘徊於街道中、不斷反覆搭手扶梯等......

  我認識的人裡面,沒有人有特別的記憶。遠逝的世界只剩下些許模糊的影子殘留腦際。往日生活殘存的印象恍如幻肢。我們依然認得出建築、車輛等文明的種種,但那已和我們無關。我們沒有過去,我們就這麼活在這裡。隨心所欲,日子一天天過,沒人有任何疑問。
            -R 《體溫》

  他們雖然會飢餓,並且會在一人(活死人)召喚下緩慢的集結成群後往有活人的地方走去,進行他們所為的狩獵;但它們卻並一定了解殺人的意義,而只知道順從一切最原始的慾望行動......

  我不懂我們為什麼要殺人。我不懂咬穿一個人的喉嚨能幹嘛。我偷他有的來彌補我沒有的。他死我活。這就像天上某個立法者發了瘋隨意制訂的法律,簡單無比,卻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遵循這法律讓我活動自如,而我也就奉行不渝。餓了就吃,撐了就停,再餓再吃。
         -R 《體溫》

  透過 R 的描述,讀者慢慢了解活死人的想法與行動,其中最有趣的是活死人進食的時候,他們可透過進食活人的腦袋獲得活人腦中殘存的記憶,雖然那些記憶短暫易逝,但那些活人的感覺、記憶與情感帶給他們的卻是生命的活力與意義。

  我早就開始懷疑自己是從哪來的。如今的我笨手笨腳、跌跌撞撞、卑微至極......一切都來自過去的這一生嗎?還是打從墳墓裡爬起來的那一刻起就成了張白紙?有多少來自過去的遺留,又有多少是我自己的創造?從前無謂的揣想,如今卻顯得異常迫切。不論如何都無法擺脫過去的種種?還是能夠遠走高飛?
          -R 《體溫》

  這許許多多的描述與細節將那不曾被提起過的活死人世界展現於世人眼前,原來就算是行屍走肉,曾有過鮮活生命的他們在死後、在死而復活後的日子裡依舊會有著緩慢且豐富的內心世界,他們有著對生命的渴望與嚮往,但因混沌緩慢的腦袋而對如今死亡的狀態無從改善。

  Isaac Marion 在《體溫》中無疑是創造出了一個嶄新的活死人世界,在那寂靜的世界裡,活死人沒有記憶、身份與心跳,但內心世界裡卻依舊如活人般的深邃,其對生命的渴望更是遠比活人來得積極;這對生命的渴求慢慢的感染活死人世界,也慢慢的拓展到活死人世界以外的活人世界之中,讓死氣沉沉的大地重現光明與生機!

  或許,西方所創造的活死人世界真正的救世主不會是《惡靈古堡》中的愛麗絲或吉兒,而是活死人自己本身對生命的印象與追求過去、未來美好的渴望吧?

  生命自會找到出路!

  再苦再難,生與死之間,自會尋得解脫與救贖。

  《體溫》,不一樣的活死人故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