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May 10, 2011

生命的傳承-《寫給離家出走的女兒 Letter to My Daughter》

  所有的約束,都來自曾經受過的傷;未曾表白的關心,其實源自心底最踏實的愛!

  《寫給離家出走的女兒》/《離家出走的女兒》/《寫給女兒的信》......這是一本有好多款中文名字的書,報名參加試讀時一個名、拿到試讀本時書封上一個名、翻開內頁時可見到裡面在一個名......在他尚未正式上市前,可能還會再更改吧? ^^;

  不管這一本書未來的中文書名是哪一個,他的英文書名開宗明義便將整個故事的主軸完整呈現在讀者們眼前-《Letter to My Daughter》(給我女兒的信)!

  《Letter to My Daughter》是本輕薄短小的第一人稱書信體小說,作者 George Bishop 以男子之身仿擬 1950 年代出生的一位母親在一場爭執後女兒憤而離家出走之時,以第一人稱獨白的寫就方式娓娓向她女兒道出父母親對孩子的愛與關心,以及亦曾度過叛逆清狂年少的自己的故事。

  George Bishop 不愧是有取得英國文學學位的作者,《Letter to My Daughter》雖為其第一本上市小說,整本小說中雖是現今事件與過去回憶相交錯的穿插式書信體,但整體脈絡清楚、邏輯通順流暢,語句平易近人中帶有父母對子女的款款深情與回憶往事的唏噓惆悵,直寫入心,讓讀者在閱讀過程中能有身歷其境的感同身受之興味!

  十五年前的這一天,上天給了蘿拉一份美好的禮物,她生下了伊莉莎白;十五年後的這一天,蘿拉在一場爭執中打了女兒一巴掌,伊莉莎白離家出走了。

  此時此刻,憶起女兒憤恨、哀傷的雙眼,蘿拉驀然看到了十五歲的自己,她也跟伊莉莎白一樣叛逆憂鬱、討厭父母、反對世界。曾經,她不顧眾人的反對,深愛著一個男孩;曾經,她在嚴格的天主教寄宿學校經歷早熟的人生;曾經,她背叛所有的人與自己;曾經,她用意想不到的方式留下了不可抹滅的青春印記……


  正值青春期的二八年華,兒童期至成年期的過渡時期,不論體格、性徵、內分泌及心理等方面皆正經歷巨大變化,叛逆、精力充沛、對未來充滿徬徨、對外在世界、異性朋友充滿探索之興趣等等都是一般青少年、青少年的父母所要面對的問題;在《Letter to My Daughter》中,撰寫書信的母親-蘿拉-面對的正是青春正盛的荳蔻之女。

  在這年紀的少女很自然的不想與父母為伍,而寧願相信同年齡朋友的言語,在同儕間尋求溫暖與了解,為此在 George Bishop 細心的鋪陳了蘿拉想花時間與女兒相處、相談,但卻不可得的無奈與哀傷。

  由於無法與女兒促膝長談,且因為母女間的疏離,在女兒離家後身為母親的蘿拉選擇了透過書寫來抒發自己對女兒無法述說的深情與關心,也透過獨自撰寫書信時的自我對話獨白闡述、回憶自己曾經的年少輕狂與那酸甜苦澀俱嚐的青春組曲。

  故事中,蘿拉娓娓述說著自己那對嚴格、保守且故步自封的浸信會父母,在種族、階級上倍受限制的初戀,在封閉天主教學校奮勇上進開闢出一片多采天空的高中歲月,以及那曾以為是真命天子,卻因年齡、經歷與認知不同而慢慢無法同步的初戀感情......

  在這樣一個寫實且多層次的故事中,George Bishop 不僅是架構出一款款深情的母女關係,也娓娓道來那 60 年代末、越戰期間美國南方保守封閉的小鎮、浸信會教徒間、天主教學校內,乃至社會的生活、風氣與思想。

  當然,除了那架構出本書主題的親子間、同儕間與男女朋友間的情感是作者想要深入探討與摹寫的外,其他如越戰等美國當時問題都僅是點到為止,精簡的省略許多不必要的旁支末結,沒有太大在書中形成太大的政治正確或批判包袱,因此可讓讀者專注於感受"情",在情中沉醉、心碎與站起。

  《Letter to My Daughter》,青春固然苦澀、徬徨,但愛與情堅強的韌性與包容讓人在青春的顛簸中療癒一切成長的傷痛、煩悶,讓生命找到出口與光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