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Jul 10, 2010

牽強附會一奇書-《小貓》

  《小貓》,第二屆溫世仁武俠小說百萬大賞評審獎作品。

  這是一本奇書,在閱讀的過程中凡身旁朋友見到它並接過去翻幾頁,三十秒後都會喊出一句:「這好廢的東西是啥鬼?」,然後很不屑的拋下說:「這鬼東西也能出書?」

  某個學妹說的好:「封面上說這是本「前所未見台客武俠」,其實是不好意思說「前所未有的奇書,奇爛無比的書」吧?」

  撇去政治上的立場平心而論,2000年已降綠色執政的那八年,本土文學、台灣鄉土文學與歷史的崛起對於身在台灣的居民來說該要是好事,透過本土運動,居住在台灣土地的上的人們將更了解到這塊土地的歷史、先民的種種事蹟,曾經該有的風貌、風土與民情;今日的台灣若少了許多年前原住民、明朝沿海居民、鄭成功軍隊、清廷、葡萄牙人、西班牙人、日本人...等的開墾拓殖,如今的台灣會是什麼模樣?

  剝除政治角力的操弄,台灣史的撰寫與普及自有其必要性。

  《小貓》,該就是在這段時間內,作者有感而發,特地為台灣屏東萬丹抗日英雄--林小貓所撰寫,專屬於台灣的武俠小說!

  只是,成書的立意很好,故事的用字遣詞、故事內容、劇情編排、歷史人物穿插等可就有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弔詭;既不同於「鄉土文學」、「本土文學」,武俠成份亦不大,說是虛構卻硬是加了真實歷史人物與事件,不三不四、牽強附會的其他虛構創作來撐場面,讓人不禁想少了那許多的旁支末節,《小貓》的故事性、精采度、說服力、歷史性等會好很多很多吧?

  以「鄉土文學」的角度來看好了,作者在《小貓》的書寫上旁白描述部分是以一般的國語文用法在書寫,但在對白之中卻不斷得穿插著南部鄉間的台語口語音,如:

  林社頭也沒抬,兜頭就是一煙炊頭。好在小貓機靈,倏地閃身後退。
  林社白了了貓一眼,「你十三歲囝仔人,學人食煙?食煙骨頭酥,安怎練功夫?請先生叫你學讀冊,你讀沒三天就將人氣走。好的不學,專學作壞,敢講欲共爾爸一世人殺豬?」

  或許看的鄉土文學作品並不多,但這樣國台語夾雜的書寫方式對讀者來說負擔還蠻大的,尤其作者在一些台語語音選字上的習慣與一般大眾認知會不太一樣,例如說:"抽菸"一般讀音是"呷昏",但作者用"食煙";"最好"的大眾台語書寫法是"尚好",作者將之改為"上好"等...

  在閱讀上,這樣的本土書寫並不討喜,畢竟台語是到這幾年間才慢慢出現自己的書寫字彙,大部分新造的台語字彙尚未普及,亦尚未完整統一;對台語專長者來說,或許還好,但對台語閱讀不熟悉的讀者來說得要用念的才能約略了解《小貓》書中大部分的台語對話,可書中這樣與一般用法不盡相同的台語用字,卻又增加了閱讀上的困擾,導致閱讀起來常遇到窒礙難行的片段,拖累閱讀速度,也消磨掉不少閱讀意願,很是不平易近人。

  同時,私以為在武俠小說的創作中,一切的武學基礎最起碼的要求是「合理」,要如何天馬行空的描述都成,但最少要符合古典力學中牛頓三大運動定律與基本物理、生物原則吧?

  小貓則是在林庄主的剝削壓榨下,辛苦地,不知所以地勞動著。
  -他每日推兩條牛才拉得動的蔗汁碾磨,雙臂肌肉糾結,力大無窮,出手便可拗斷成綑的甘蔗。
  -他當年幫牛婆拉擡深陷泥地的牛車輪,雙腳一踢,幾百斤重的老牛都得痿倒。
  -他天天劈蔗去葉,刀法早已超越猴師。他的刀可以在七尺長甘蔗未倒前,連劈七枝,枝枝從頭到尾正好兩半,過磅一樣輕重。
  小貓不是三腳貓,他可以"一日夜奔過萬丹、潮州、阿猴城;他耐力十足,在陳番薯的賭攤上連打八八六十四圈麻將後,還能到滿月園喝通宵,大早再幫林社殺豬,又到五溝水砍蔗運糖,猶面不改色。小貓還是常覺氣悶,怎麼幫庄主打雜了三年,始終不願教他功夫?

  這... 真不知該說作者是在虐待小貓,還是在訓練小貓?小貓的手有多大?可以一口氣把成綑的甘蔗拿起來一口氣全部拗斷?數百斤的老牛都可被踢倒,那隻老牛應該是快要病死了吧?砍一半的甘蔗兩半過磅一樣輕重,這些甘蔗大概糖份含量太少,披開後無汁水可留失,才讓過磅一樣輕重吧?小貓一天要做那麼多事,又是連打數圈麻將,又是喝通宵的酒,根本不用睡覺,他的肝臟快壞光光了吧?小貓覺得氣悶,應該不是因為林庄主不傳他武術,而是身體長期過勞後,身體提出的警訊啊!

  而且就算作者在後記加上「本書情結為藝術虛構,與現實人物、事件、社會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然後又說「我虛構的他說太寫實,我寫真話他說太荒謬。」? 並且認為評審給予的意見:「太寫實」、「依附史實」、「缺乏想像」等很令他錯愕?

  在作者錯愕的時候,先來看看幾段《小貓》裡的文字後再說好了!

  說起野村的師傅朧月齋,當年也是名心懷壯志、一心揚名立萬的九州男兒。但卻在文久年間的江戶大比劍中,以一劍之差敗給長州劍客--緋村一刀...

  ... 朧月齋沒想到緋村竟是「居合」拔刀術的高手。在朧月齋拔刀的瞬間,勝負已決。雖說朧月齋揮出的刀勢已在緋村的臉上留下條難以磨滅的血樣刀疤,但他同時也被小太刀的刀背結結實實的擊中左脅,倒飛出丈餘之遠...

  緋村?幕末長洲劍客?

  這要叫人怎不想到多年前日本漫畫家和月伸宏依據幕末四大斬人(岡田以藏、河上彥齋、田中新兵衛和佐佐木只三郎)之一的河上彥齋所繪製的一系列少年漫畫--神劍闖江湖?

  將別人虛構的故事寫進自己虛構的故事裡,何必呢?倘若將朧月齋的對手換成其他不這麼廣為人知的自創虛構人物,在故事書寫上會少了幾分讓人嗤之以鼻的吐槽點吧? ^^;

  ... 王民祖滿臉興奮,手抓石頭「呼呼」吹了兩下,模仿小貓動作,奮力一擲。
  「有喔有喔!」才剛喊完,原本直直飛去的石頭,忽地往右下一沉--小貓傻眼。他不信這麼簡單也練不成...
  ... 小貓便將沒羽箭心法亂改,改的好像下沉才是對的,反正打得中靶子就好。還要王名祖把這套「小貓沒羽箭」秘訣逐字抄錄,日夜研讀練習。

  ... 百多年後,民組曾孫在棒球場上擔任先發投手,某日慘敗,落寞地踱回加反省賽程得失,想著想著,抬頭往神案一望,竟被他瞧見這「小貓沒羽箭」祖譜。
  王名祖曾孫的曾孫打開一看--嚇!祖譜裡的動作姿勢,不就同投球一樣?他恭敬地取下練習,幾年之後,揚威世界棒球殿堂,人稱「台灣之光」。

  小貓是有沒羽箭絕技,但作者特地在故事中間穿插了這麼一段為了什麼呢?表示默默無名的小貓在歷史上得不可或缺,還是也要來沾一下「台灣之光」的光芒?

  在《小貓》的故事裡,幾乎每隔幾頁就可以翻到類似這樣的穿鑿附會...

  ... 終如願當上流氓頭的小貓,走路有風,領著一干兄弟來到廟庭找廟祝鍾麵線聊天,聊著聊著,動起空白廟壁的腦筋...
  ... 小貓退了三步欣賞牆上詩句,待廟祝寫好,他馬上接手在右下角畫了個大大的「小」字,圈上一個大圈,邊上添三條貓鬚。
  ... 戰後有日本漫畫家不二齋路經廟前,見圖靈感,創作出無所不能之機器貓,可愛逗趣。

  而且... 唉... 牽強附會的連日產機器貓都不放過... orz

  硬是要說小貓對後世的影響無遠弗屆就對了?

  ... 一八九一年冬天,北京派新官到台南都辦鹽務。姓胡的大官長得斯文白淨,是個典型的讀書人,據說從安徽來--小貓打聽之下,才知道他名喚「胡鐵花」,一口飯差點噴出來!
  「怎麼前代大俠楚留香的兄弟也來?」

  ... 胡夫人為人客氣,從不視小貓一夥人為下,凡有差役,也是「請」字說不停。唯一讓小貓覺得麻煩的,就是胡大人的兒子嗣糜,這小男孩不過六歲卻早慧,四書五經詩三百不知已來回過幾趟。

  那個... 作者的數學似乎不太好?

  胡適,出生於西元 1891年十二月十七日,;1893 年(兩歲)隨母去台灣其父胡傳任所;1895 年(四歲)甲午戰爭爆發,隨著母親離開臺灣回上海...

  胡適在台灣時根本沒有長到六歲那麼大啊!就算是算虛歲,胡適離開台灣時也才五歲,哪有可能說是"六歲卻早慧"?

  作者數學不太好,歷史也不太好,不過胡說八道的能力倒是不差...

  武俠大師古龍於 1960 年代於香港武俠世界連載出的楚留香故事,竟然被倒因為果的在《小貓》中成了「前代大俠楚留香」?這個張飛打岳飛也打太遠了喔!

  可以在一段文字中就連讓人發窘,作者果然高招 囧rz

  ... 小貓好奇望去,沒料竟看見一個頭戴高帽,紅髮碧眼的外國人!外國人身著滿是泥土的燕尾服,一手拿著放大鏡,一手拿著筆記本,正俯身竹下,聚精會神翻著成堆落葉...

  ... 郇和拿起手上的素描本,一頁一頁翻給小貓和小嗣糜看。裡面有蜥蜴、有青蛙......還有各式各樣不知名的昆蟲...

  而既然要讓小貓認識通天下在那個年代不管是正史、或野史上曾到過台灣或沒到過台灣的名人,曾在台灣擔任英國駐打狗 (今高雄)領事,且在任內調查了台灣眾多自然生態,目前台灣蟻之鳥類有三分之一由其命名的郇和,也自然是《小貓》此書的入幕之賓...

  雖然小貓不常碰到這個英國駐打狗領事,可一碰到就變得非常學術:

  ... (小貓)躲在暗處言就如何潛進,隨手在林邊抓了隻史溫侯氏攀蜥(當時叫作「四腳蛇」)在手上把玩...

  四腳蛇就叫四腳蛇,突然掉著書包「史溫侯氏攀蜥」很... 令人大腦皮層痛... 囧rz

  ... 黑水溝上一帆春風,給台灣送來了劉永福將軍:隨之同行的有黑旗軍民團總教練、廣東十虎之子、號稱「天下第一」的佛山黃飛鴻。
  一進台南,劉將軍便在赤崁城頭上豎起了黑色大旗,「劉」字獵獵在大風中飛揚著;黃飛鴻立起戰鼓,舉捶猛擊,內力到處,「將軍令」古曲鏗鏘節奏響徹府城....
  ... 將軍在城頭上引吭高唱劉姓先祖的《大風歌》: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 黃飛鴻自台灣兵敗歸來便全心全意經營「寶芝林」武館兼醫館,還收了幾名資質普通的小人物徒兒:賣豬肉的豬肉榮、車伕鬼腳七還有半點武功都學不會的牙擦蘇。每日清晨,便領著一干徒兒在庭上練功,偶爾傷者上門便盡力醫治。看情況真把當年赫赫往事--獅王爭霸、鐵雞豆蜈蚣、轉戰越台、揚威異域,全都拋諸腦後似的...

  作者電影看太多,正史中從未見黃飛鴻曾經為黑旗軍首領劉永福任醫官及軍中技擊教練,更隨劉赴台抗擊日軍等之敘述,劉永福自己亦從未提及認識黃氏,遑提二人交情深厚,以及黃飛鴻於台灣與小貓相識等,此不僅是作者杜撰,更是任意捏造,曲解史實,過度引申、牽強附會...

  ... 「我對不起阿爹...」霍元甲啜泣,娓娓道來事情始末。「全都得怪我,為了爭奪『津門第一』這個名號,我忘了我爹時常掛在嘴邊教訓,『拳留三分力』--我在比武擂台上活活抓死天津武師秦刀,秦刀門人未了復仇,趁我出門慶功,潛入家門,屠盡霍家上下一十三口,連我五歲小女兒也沒放過...」

  ... 「你以後有機會遇上(日本劍法),一定幫我出口氣啊!」
  霍元甲一口允諾,牢記在心。幾年後他在上海創設「精武體育會」,正是基於在小貓面前立的誓言--要做幫助別人的事,把中華武技發揚光大...
  他也依小貓吩咐,破了日本凌厲無匹的劍法。
  但,他卻忘了留意日本人送來的那碗毒茶...

  作者是個電影兒童嗎?老是這樣隨意將不按史實拍攝的電影劇情加進小說之中,牽強附會的爛梗用不完啊!

  想當初李連杰因拍這自行虛構生平的《霍元甲》被霍家後人經法律途徑要求公開道歉,《小貓》作者這樣沿用電影故事搗毀真實歷史人物,一點都不怕書中提到過的人物後代抗議嗎?

  ... 「你說的那個客家鄉親,好像是流氓強盜?就是『四大寇』之一的孫大砲,對吧?」林庄主一哼:「他自稱『民拳至上』,流民拳尚的造詣當世無匹,少了一個字,也不知是真貨還是假貨?」

  ... (小貓對孫文曰)「兄弟,你記住,你理想比我高,學問比我大,將來你能做的比我不知大上幾千、幾萬倍。你永遠不要放棄,只要你還活著,就不要放棄!聽到了沒?失敗一次,就再拼第二次;失敗兩次救再拼第三次......失敗十次救再拼第十一次--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

  《小貓》真的是本博大精深的武俠小說啊!

  日本漫畫、華語電影、真實歷史人物等爛梗用不完外,連網路集體創作出來的惡搞武俠「鐵拳無敵孫中山」的梗都拿出來用了呢!

  ... 原來,劍詩(左手空空,右手空空,合掌一拍,聲從何來?)是這個意思啊--
  左手也好,右手也好,合力拍掌才有一聲。
  左手「無」物,右手也「無」物,拍掌卻「有」聲。

  連「隻手之聲」都出現了?哇塞!連布袋戲苦境劍聖葉小釵悟道的關鍵都出現了啊?!

  這要說《小貓》的作者創意無限,還是致敬範圍超寬,古今中外都大雜燴般的倒在一起大鍋快炒手段一流?

  ... 算來算去,愛台灣的唐氏一共守國十四天,所費時日之長,堪稱世界一絕。
  ... 這群愛台人士中,最令人感佩的莫過於「台灣民主國副總統兼義勇軍統領前清進士」丘逢甲。他一得知總統逃亡,旋即離開台北返回彰化故鄉。鄉人以為他要組織義軍抗日,相擁涕泣、悲憤立誓。丘逢甲好不容易打發眾人,返家拿起大筆,揮毫寫下:「...此地非我葬身之地也,須變計早去,父母在世,應求自己平安...」

  ... 日人深知要盪平地方勢力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分化」。當年滿清刻意把台灣人分為福佬人、客家人、番仔等等使其互相鬥爭,便能大幅減弱人們對政權的反抗意識能力--此套模式,幾十年後仍有台灣惡黨善加利用。

  ... 後藤新平信仰警察政治,專以警察來對付土匪。他頒布「匪徒刑罰令」,賦與日本警察殺人特許,只要認定是匪徒即用刑,這五年來屠殺超過三萬人,相當全台人口百分之一。至今,全世界只台日兩地仍有「警察戶口檢查」制度,用來箝制反對者,迭有奇效。

  金秀才猛點頭:「我看咱以後來設一個獎,號作『後藤新平獎』,最會對付台灣人的就頒給他好了。」

  2007年五月,日人認為前總統李登輝對台有卓越貢獻,特地頒發成立來感念對國家或區域發展有貢獻的人之「後藤新平獎」給李登輝先生,讚揚他就像後藤新平對台灣的付出一般,對台灣影響深遠。

  《小貓》是本相當"愛台灣"的小說,雖然很「台」卻不盲目的認為某些以「愛台灣」為口號的政治人物所言所行都是對台灣好,而是會這樣含蓄的嘲弄一番所謂的「愛台灣」政治手段呢!

  唉~ 看完上面這些引用,到底該要錯愕的是作者,還是讀者呢?

  或許作者在書寫、創作之時便沾沾自習於如此行雲流水的旁徵博引、引經據典、穿鑿附會吧?才會覺得評審含蓄的意見是「哪會按呢生?」;可在讀者的眼裡,《小貓》的故事少了這許多的賣弄知識的胡說八道會流暢、合理許多啊!

  何必硬是要將同一時代裡的偉人、名人們都湊在一起呢?或許在六度空間理論中,世界上人與人之間都或多或少有所關聯,但何必打腫臉充胖子,硬是要說小貓認識了誰誰誰,影響了多少又多少?

  一個故事的好壞、一個人物的價值,不在於故事的曲折度,也不在於他認識了多少人,做了多少事;單純的故事有單純的美好,市井小民有市井小民的故事;老實說整篇故事裡多了這許多旁支末節,並未增添太多的色彩,不過是讓讀者越看越無奈,越讀越錯愕,稀釋了作者想要表達的故事主旨、小貓的人物特色,更不懂溫世仁武俠小說百萬大賞的評審標準在何方!

  年初開始接觸明日出版社一系列武俠作品與奇幻作品以來,很訝異的發現是教育的關係,還是風土民情的因素呢?

  非台灣本地作者所創作、撰寫的作品,少了許多牽強附會的失當引喻,不特意賣弄非自身專驚的專有知識,故事內容與文筆水準上亦平均高於台灣作者許多;台灣的作者們,請加油啊!

2 comments:

名無し said...

喔,只是來說一下年尾生的人,的確虛歲有時會多出兩歲的情形。(學姐應該也是年尾生的吧?可能是家族裡沒習慣用虛歲計算所以可能不太熟?)

這個要從虛歲計算的概念先說起‧‧‧早期中國對於歲數的計算是,認為自受胎時起就開始計算,所以出生的時候直接就算一歲。(這就是大多數人虛歲會多一歲的原因)

然後早期的人沒有過生日、開生日趴的習慣,所以歲數的計算不會以生日當天為準。(再說那時應該也沒多少人有錢特別去辦生日趴吧^^b)出生後歲數的累計就變成是以「一年的開始」為準,也就是說,每過一個新年、吃完湯圓就算長一歲。

舉例子可能比較容易聽懂。例如說一個小孩剛好在年底最後一天出生,他一出生就算一歲;然後出生第二天又過了新年,又加一歲,這樣出生兩天就長了兩歲。之後過年就以此類推。

當學姐質疑為何胡適虛歲會多兩歲時,我第一直覺就想到,「啊,他是年尾生的對吧」,回頭看前文果然沒錯。XD

Mermaid said...

喔喔喔~ 原來是這樣啊 XD
感謝學妹的說明~(心)
果然年底出生的人比較吃虧啊~ (淚目)

不過《小貓》裡面寫這段的年份應該是胡媽媽剛帶小胡適到台灣找胡爸爸的 1893年,若虛歲要加兩歲,小胡適也才四歲... 根本不是六歲啊 囧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