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Jul 1, 2010

恩怨情仇、至死方休-《血劍˙倪淑英》

  自年初時翻閱《王雨煙》起便知道,黃健的作品要慢慢閱讀、細細體會、緩緩咀嚼,掩卷後在腦海裡隨時間流轉反芻;或許,逝者如斯,故事的細節會被淡忘,但背後的深意會被留下... 成為一段傳奇...一篇寓言...

  誰定義江湖?當你一腳涉入,便脫不了干係,只有拼命活著,才有為自己大聲說話的可能!
                -王雨煙《王雨煙》

  這江湖真是波詭浪譎,是被複雜的人性集束、放大了的、更加複雜的是非之地。
                -倪淑英《倪淑英》

  黃健的《江湖十夢》,如果說《王雨煙》定義江湖,《倪淑英》該是再將江湖的定義擴張,從而試圖由中辨明仇與恨、好與壞、善與惡的界線,復仇、結仇的因果...

  我是壞人麼--我自己怎麼不知道?這又要誰來認定?老天爺啊老天爺,誰能給我答案?
                -倪淑英《倪淑英》

  故事是從倪淑英一行人(三師叔、大師兄、二師兄、師姐、三師兄、四師兄、小師弟與倪淑英)因倪淑英的父親之死而千里追擊仇人到東海之濱開始的,「仇人」是倪淑英一行人為傳說中弒倪父者所起的稱號,只是... 仇人真的是仇人嗎?仇人是為何要殺堪稱得上是好人的倪淑英父親呢?

  仇恨是個心靈放大器,它總是使復仇比製造仇恨加倍地兇惡和嚴厲,傷害也會更加重。
                   -《倪淑英》

  倪淑英因父仇而擊殺千里,「仇人」的親朋好友也為復仇而滿江湖搜索兇手;仇恨的起因來自仇恨,今日你我之間結了仇,明日你復了仇,明日我再不服的反復回去,一串串、一環環的"仇"如何能有了結的一天?

  只是對在過程中已死去的當事者來說,這一切還重要嗎?

  對死者來說,復一萬遍仇也沒大用--因為挽救不回他們的最後願望:終止死亡繼續活。因此復仇的真正價值在於活著的人:給他們公道和活下去活好的信念;平復他們身邊的仇恨和不公;給他們安慰;給他們清明的未來。不僅僅是為我,也為所有人,為天下人。所有與此事無關的人,也都是這次復仇的受益者......
                   -《倪淑英》

  復仇的價值,在於活著的人......
                   -《倪淑英》

  對早已死去仇恨之因來說,一切的恩怨情仇早隨著生命的流逝永遠的停留、凝固、消散於風中,不復存在;但對被留下的人而言,對所愛、所敬、所重的逝者那永遠無法再表達的情義化成了難以言語的傷痛,轉為了憤恨與折磨,驅使著活下來的人復仇、再復仇... 

  死是將鮮活壓癟在記憶哩,是體味懷念的無能與無趣。是一種不可填補的凝固。如果有遺憾,就是永恆的遺憾。而凝固的愛本身就是殘缺的。所以它最終都不免是一種至深的殘缺和遺憾。所有的仇恨都因此而來。它如此強烈,而又如此與事無補。他侵占、驅使了活人兒結果又與逝者無關。它選擇和折磨的是還想活下去的人。至少是現在還活著的人。
                   -《倪淑英》

  但在復仇的路上,哪一方才算是能站定於公平正義的基理之上?

  江湖,是遂行正義,還是自以為正義?
                -王雨煙《王雨煙》

  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情況下,我方述說著自己的仇恨,報仇是因對方太過可恨,不殺逝者得不到應有的公平正義;他方說著己方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好人,殺了他的是十惡不赦的壞人。

  你想一個姑且算是好人的人殺掉一個公認的好人,他還能是好人嗎?
                 -唐朝《倪淑英》

  江湖上的好與壞、善與惡,該要怎麼區分?打打殺殺之間,誰能稱得上是好人,誰又該被歸類於壞人?

  「幼稚!江湖上哪有好人?而且我問你,殺柳大俠的人算什麼人?」
  「不是壞人也不是好人。」
  「咦?稀罕,那算是哪路人?」
  「仇人。」

           -倪淑英與殺一賠一《倪淑英》

  或許剝除掉好與壞的外皮,僅用"仇"來包裹,對任一方來說都少了許多負擔與枷鎖吧?

  倪淑英靜下來常常想:儘管我不是一個好人--好人是父親和柳三爺那種人,他們能做好人是因為他們已被死亡固定了,所以他們好的那麼純粹,不再變化--而她自己常常會有壞念頭閃過心頭,也不敢肯定自己此生就不再做壞事。她想:所以說我不是好人,可也不是壞人。無論如何,我還算是有道德標準的人嗎?另外我是個讓人害怕的人,一個有尊嚴的人,一個江湖名人。
                   -《倪淑英》

  恩怨情仇,至死方休;一切的江湖紛爭或許只有在蓋棺的那一刻起才能真正脫離吧?

  《倪淑英》是個殘酷的故事,是一個將江湖的恩怨、是非強加在本該還無憂無慮成長的十四歲小女孩倪淑英身上,用血海的深仇、複雜的人心逼著她成長,擁有他人要花一生才能體悟的人生境界;倪淑英是個被嚇壞的孩子,冷漠、兇殘且堅決的殺戮不過是對現實的反撲、抗議與掙扎;只是在一切的風波平定後,倪淑英的人生該要如何往下走?

  「我出手變殺人,幾時才有救人的技能?」

  「這要看你救什麼人了;其實每次殺人或不殺人不都是在救人嗎?你功夫高了,不殺而屈人豈不就救了人!......所謂武功專研、專司的不就是殺人傷人之技麼?所以我想救人的其實不是武技,而是你的用心;這就像我執掌的醫術,它本是專司救人的,可是它也能殺人,殺救取乎人心啊!」

  殺救取乎人心!看來這好與壞也取乎人心。。

             -唐朝與倪淑英《倪淑英》

  《王雨煙》的江湖風波險惡,以武俠包裝了對人性的寓言與無奈,諷刺著社會的無情、自私與勢利;《倪淑英》的江湖善惡難辨,依舊是以武俠包裹著對世間趨炎附勢者的嘴臉,倪淑英不過是湖海江波中被犧牲的小卒,幸運的是她夠堅強、夠勇敢,才沒被浪濤淹沒。

  我們活著,才不會是壞人!才是有道理的!如果我們死了,就比白死都更糟!
                -王雨煙《王雨煙》

  江湖,煙雨幾時休?恩怨,情仇何日止?

  文以載道,黃健的武俠,該是如此...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