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Jun 25, 2010

天是紅河岸-《順流而下》

  亞當˙蔡司,北卡羅萊納州羅旺郡幅員最為遼闊的牧場-紅水農場主人之子,八歲時長年為憂鬱症所苦的母親當著他這獨子的面自殺身亡,兩年後父親再娶擁有一對五歲雙胞兄妹的女子為他的繼母;十三年後的仲夏之夜,在其繼母為雙胞胎舉辦十八歲生日派對的翌日,農場河邊找到一名遭人以石塊擊斃的男孩。

  除了在河岸邊找到被做為兇器的石塊外,當場沒有目擊者,沒有指紋、沒有其他證據,僅有宣稱當晚三點左右見到渾身是血的人影走上山丘的繼母,而亞當的繼母說雖未看清人面貌,但那人走路的樣子像亞當,外表... 也像...

  於是在經歷過一連串的偵查、訊問後,亞當˙蔡司被以殺人嫌犯遭起訴,「亞當˙蔡司殺人公訴案」成了羅旺郡最轟動的謀殺案,也成了紅水農場的汙點,因此即使最後陪審團裁定亞當無罪開釋,亞當依舊被父親、鎮民們所驅逐,離開了他最心愛的家園...

  在看到這樣的人物背景,心裡很不期然的想到:「這是一樁栽贓吧?這是一個繼母為了要搶奪丈夫所擁有的龐大財產,以避免在丈夫身後只有繼子與兩個孩子有財產,而故意設計陷害繼子成殺人兇手的家庭兇殺案吧?」

  只是,倘若這故事是這般的簡單,那這本小說就流於老梗,不會讓人在甫一翻閱便廢寢忘食的迅速將厚達四百五十頁的書在兩天內看完,並難以忘懷啊!

  《順流而下》的故事是從亞當被驅逐出紅水農場的五年後開始的;離開紅水農場的亞當彷彿失去靈魂的行屍走肉,一個人在紐約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五年的歲月,回來是為了家鄉的朋友需要幫助,為了拯救自己的靈魂,如果事情可以改變,過去的錯誤是否可以糾正、消弭與挽回?

  回鄉,少了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情怯,多了舉足無措的躊躇與惆悵;引領著亞當回到紅水岸旁的是過去一同玩耍的同伴,亞當甫踏進家鄉便被捲入的卻是那同伴父親與自己父親間的最大的利益衝突:核電廠買地開發事件。

  接續而起的數起事件,幾讓亞當再度成為嫌疑犯;親情、友情、愛情,信任、背叛與原諒,怎麼做才能縫補過去的裂縫,難道非得經過一番腥風血雨,才能獲得重生?

  我母親自殺的時候,她也殺死了我的童年,她把那魔法帶走了。這件事過份得讓我無法原諒,殺傷力太大了,而因為沒有了原諒,憤怒便充塞在我體內,二十年的怒火,我直到現在才開始了解。她做了那件事,但那是軟弱的罪,像我父親的罪一樣;雖然他的錯誤引起的反應極其巨大,但罪惡本身卻只是一種人類抑制的薄弱... 我父親的失敗是憤怒開始的地方,也是引發一切的所在,而每一天都讓那顯得越來越小...

  是 Supernatural 看太多了吧?

  在翻閱《順流而下》之時,腦海裡自然而然的將主角亞當的形象與 Supernatural 中的 Dean 大哥重疊,一個親眼見到母親在死去、被環境逼著長大、學會獨立的孩子,但在心態上亞當卻與那受不了硬漢父親而衝突連連的 Sam 相似,對世上唯一的血親間充滿了誤解、憤怒與陰影。

  閉上眼,彷彿可見到 Dean 站在滾滾紅河岸旁俯瞰河水流淌,紅色黏土緩慢翻攪,對粉色花崗岩低語傾訴著滿腔對故鄉的愛恨情仇...

  在作者後記之中,作者提到已有經紀人在幫他安排電影版權了呢!親愛的製片商、導演,可以找 Jensen Ackles 來演嗎? (痛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