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May 30, 2010

成犬之路-《狼紀年:太古的戒律》

  幾年前,姜戎的《狼圖騰》透過幾十個相互連貫的「狼故事」講述著愛護和敬仰大地、騰格里的蒙古人是如何的尊重額侖草原上他種生物,不過度破壞語索取,努力維持著生生不息的草原生態;中庸、平衡、延續...

  五百多萬年前起緣於新大陸的狼,曾是在人類之前在地球上分布最廣的掠食者;自遠古時代起,人類的老祖宗們就對狼充滿敬意,他們將狼的形象繪製於石壁上、製作成部落的圖騰、奉狼為神祇、以狼為名等;人類老祖宗們敬畏天、崇拜地,尊敬大自然的一切,也尊重著狼的勇氣、智慧、技能,他們珍視著世間上所有的生命,甚至認為大自然自有一套平衡法則,不容破壞!

  曾幾何時,人類的使用工具的技術進步了,逐漸從狩獵、放牧走向農業與畜牧,與自然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遠,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可以控制萬物的主宰-萬物之靈;隨著人類所為的"開發"與"進步",對天地萬物的尊重慢慢的消失,平衡、中庸亦不復存在...

  《狼紀年:太古的戒律》,一部由狼的觀點來書寫遠古人類故事,也是一部述說著人與狼之間的牽絆,乃至闡揚野生狼是如何在生理上、心態上逐漸退化野性,被人類馴服為"犬"的故事...

  什麼是狼的戒律?絕不無故殺死人類,但也絕對不與人類交往。狼與人類,都遺忘了遠古時代曾經有過的緊密聯繫……

  故事開始於一萬四千年前,時間以月亮周期計算,距離以狼身衡量,方位則以最靠近的形跡氣味判定。遠古的傳說中提到,在很久以前的飢荒時期,狼曾和人類合作,教導人類學習狼的行為模式,協助兩個物種生存。但人類愈來愈壯大,這些精明的掠食者奪取的獵物就要超過他們應得的分量,不但威脅到狼群的存在,也破壞眾太古長久以來維持的平衡。

  在《狼紀年:太古的戒律》裡,不斷的說著狼與人類有個互通的靈魂,也說著人類的健忘、貪心、自大與狹隘;四萬多年前,莉德坦(一母狼名)的狼群在長冬中與人類接觸,並一起狩獵,只是共同狩獵的日子久了某次狩獵後人類不讓狼搶先進食,也不允許狼取走共獵得到的食物一點都不留給狼;最後甚至是在共獵後,狼群走上前用餐時率先殺了搶食的狼...

  站在狼的立場:"人類認定其他生物都該服從他們,狼族拒絕了,於是雙方開始對抗起來。人類一怒之下,開始殺死所有不順從他們的生物,接著放火燒掉自己的森林..."

  人類,為了占據山谷裡所有的食用動植物,趕走了所有的狩獵者,占走了所有的地盤... 因為人類說自己需要生存...

  那麼其他的生物呢?難道那些其他的生物就不需要生存嗎?

  站在少數被人群所排擠的部落老者說:"可惜我的族人已經不認同狼要和人類在一起... 假如人類不接觸狼,不接觸荒野的看守者,人類就會忘自己是周遭世界的一部分。以前曾經發生過,一旦發生,人類就會開始殺戮、破壞,因為人類不明白危害世界就是危害自己。要阻止人類殺害其他生物、蹂躪世界,唯一的方法,就是持續和狼接觸,只有狼能讓人類明白自己既不特別,也不孤立。這份連結打從人類與狼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就開始了..."

  是這份剪不斷的牽連吧?狼走進了人群,成了人類所豢養的犬;數萬年過去,犬血脈中的野性消散,人類也早已忘自己是周遭世界的一部分...

  How can you buy or sell the sky, the warmth of the land? The idea is strange to us... And what is there to life if a man cannot hear the lonely cry of the whippoorwill or the arguments of the frogs around a pond at night? I have seen a thousand rotting buffaloes on the prairie, left by the white man who shot them from a passing train. I am a savage and I do not understand how the smoking iron horse can be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buffalo that we kill only to stay alive. This we know, the earth does not belong to man; man belongs to the earth.
    Attributed to Chief Seattle (1854)

  這是一段於 1854年白人入侵北美洲西部時當地酋長於華盛頓準州土地和平轉移至美國政府下管轄時所發表的聲明,在白種人所認為的"未開化土著"眼裡,土地、野生動物要如何買賣?他們從不屬於誰,屬於他們自己與天地自然,人類不能為他們做主的啊!

  聲明中所說的那群美洲水牛,死在白人槍桿子下,因為拿著槍桿子的人要搶地盤、要玩樂,自以為是萬物的主宰。

  或許這許多年過去了,臭氧層的破洞、地球的暖化、動植物的滅絕敲響了警鐘,可過去那對自然的尊重、最生命的熱愛,是否還能再回到最初?

  土地不屬於人類,但人類屬於土地... 《狼紀年:太古的戒律》,那戒律終究是止不住人類對平衡的破壞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