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Apr 17, 2010

用水書寫燦爛-濟慈

  老實說這是一本很難寫心得與試用感想的書籍... 畢竟,小傻專長的是唐詩、宋詞等,古典英國文學,尤其是英國詩歌、頌 Ode 、十四行詩 Sonner 等都不算熟悉與喜愛...

  不過興許是英國影集,如 Doctor Who 等看太多了吧?在閱讀《濟慈-燦爛的明星》這一本書籍時,會不由自主的在腦海裡以 Doctor 飾演者 David Tennant 獨特的嗓音,或是 Highlander 中 Methos 扮演者 Peter Wingfield 磁性的音調不斷回放著濟慈的作品;英國人的文學,合該以優雅的英國腔調來頌讀!

  於是在開始閱讀《濟慈-燦爛的明星》這本濟慈詩集之後,每到撰寫論文的休閒時間,最愛做的便是捧起《濟慈-燦爛的明星》,泡杯香噴噴的咖啡,打開 YouTube 隨意搜尋一則濟慈作品,邊傾聽著英國優雅的腔調,誦讀著濟慈優美的文字,徜徉於詩海之中,享受著譯者-屠岸信達雅的美麗翻譯.....

  夜鶯頌 Ode to a Nightgale



 我的心疼痛,困倦和麻木使神經
 痛楚,彷彿我啜飲了毒汁滿杯,
 或者吞服了鴉片,一點不剩
 一會兒,我就沉入了忘川河水;
 並不是嫉妒你那幸福的命運,
 是你的歡樂使我過份地欣喜--
 想到你呀,輕翼的林中天仙,
 你讓悠揚的樂音
 充盈在山毛櫸的一片蔥蘢和濃蔭裡,
 你放開嗓門,盡情地歌唱著夏天。
  
 哦,來一杯葡萄酒吧!來一口
 長期在深深的地窖裡冷藏的佳釀!
 嚐一口,就想到花神,田野綠油油,
 舞蹈,歌人的吟唱,歡樂的驕陽!
 來一大杯吧,盛滿了南方的溫熱,
 盛滿了詩神的泉水,鮮紅,清冽,
 還有泡沫在杯沿閃爍如珍珠,
 把杯口也染成紫色;
 我要痛飲呵,再悄悄離開這世界,
 同你一起隱入那幽深的林木;

 遠遠地隱去,消失,完全忘掉
 你在綠葉裡永不知曉的事情,
 忘掉世上的疲倦,病熱,煩躁,
 這裡,人們對坐著互相聽呻吟,
 癱瘓者顫動著幾根灰白的髮絲,
 青春漸漸地蒼白,瘦削,死亡;
 這裡,只要想一想就發愁,傷悲
 絕望中兩眼呆滯;
 這裡,美人保不住慧眼的光芒,
 新生的愛情頃刻間就為之憔悴。

 我在黑暗裡諦聽著;已經多少次
 幾乎把安寧的死神當做了情人,  
 我用深思的詩韻喚他的名字,
 請他把我這口氣化入空明;
 此刻呵,無上的幸福是停止呼吸,
 趁這午夜,安詳地向人世告別,
 而你呵,正在把你的精神傾吐,
 如此地心醉神迷!
 你永遠唱著,我已經失去聽覺--
 在你安慰的歌聲中,我變成一堆土。
 你永遠不會死去,不朽的精禽!

 饑饉的世紀也未能使你屈服;
 我今天夜裡一度聽見的歌音
 在往古時代打動過皇帝與村夫;
 恐怕這同樣的歌聲也曾經促使
 路得流淚,她滿懷憂傷地站在
 異國的穀田裡,一心思念著家鄉;
 這歌聲還曾多少次
 迷醉了窗裡人,她開窗面對大海
 險惡的浪濤,在那失落的仙鄉。

 失落!呵,這字眼像鐘聲一敲,
 我離開你,回復孤寂的自己!
 再見,幻想這個騙人的小妖,
 徒有虛名,再不能使人著迷。
 再見!再見!你哀怨的歌音遠去,
 留過了草地,越過了靜靜的溪水,
 飄上了山腰,如今已深深地埋煙
 在附近的密林幽谷:
 這是幻象?還是醒時的夢寐?
 音樂遠去了:--我醒了,還是在酣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