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Apr 15, 2010

心得補續-《三京畫本》

  要怎麼說自己對《三京畫本》的喜愛呢?

  猶記得《珥瑪的351本書》中珥瑪曾這樣說過:「書本可以到處攜帶... 你彎起的手腕上可以挽著一整個國家或一整個文明,大拇指輕輕一動就可以打開一段人生,或是一整段關係....」,這樣的言語恰如「書中自有大千界」般的有趣;因此在初翻越起《三京畫本》之時,盛顏於序言中那段話:「我沒法自己丈量的土地,希望我的遊俠們代我領略;我渴慕而不能穿越的歷史,希望我的英雄們代我見證...」便吸引著我去閱讀、領略......

  一直以來很喜歡看細膩卻不拖泥帶水的文字,喜歡那種文中有天地、有自然也有個豪情與奔放的字句;而《三京畫本》裡的文字,很恰好的就踩到了這點,引人入勝!

  因閱讀《三京畫本》時恰好遇到清明節返鄉,為方便攜帶與閱讀我很浪費的將他一頁一頁印出來;在列印的過程中,便跳來跳去的看著故事,卻發現向來能把東一段西一段的零碎輕易拼湊成通篇故事的我竟然無法這樣猜透出《三京畫本》的全貌,那時便對這本書的好感上升了許多、許多;畢竟,對閱讀老手來說,過於簡單就知道結局的故事沒有價值.... (毆)

  多年前在看過了金庸爺爺的「白馬嘯西風」、楊志軍《藏獒》、姜戎《狼圖騰》等書之後,對於大漠、草原的風光便充滿了說不出的喜好,嚮往著流浪的孤寂與刻苦,嚮往著馬背馳騁的暢快淋漓;《三京畫本》的時代選的好、地點也選的好,大漠荒煙、青離草原,那天寬地闊的自由恰是正被鎖在實驗室中不得自由的我所神往之所!

  一個作家的長子裡似乎都有一個完美無缺、純真善良的女主角,金庸的《書劍恩仇錄》中有最美卻最平板的香香公主,盛顏的三京畫本中有永遠純潔如白紙、永遠善良與熱情,隨著書中的時序演變,不流於平板而顯得相當生動與活潑的觀音奴;觀音奴,這名取的好,不在紅塵、不離紅塵、卻在紅塵,柔中有佛的名兒......

  撇去深具主角威能的觀音奴,《三京畫本》中第一個踩到我內心的角色不是觀音奴,也不是嘉樹,而是鐵驪... 那個十二歲上就失去了父親與妹妹的孩子,卻會為了那渺茫的希望獨自一人勇敢的進到狼穴中找尋被狼叼走的妹妹的契丹少年;再看鐵驪不屈於母親再嫁的風波,獨自一人抱著觀音奴離開了部落,在荒野中一步一難的求生、扶養幼妹,鐵錚錚的漢子、血性的男兒世間少有!

  似鐵驪這般的護妹之情,是我這一生中永遠得不到的;有人說:「有兄當如蕭鐵驪」,的確!

  而嘉樹,要怎麼說他?

  盛顏在《三京畫本》中對各人物的描寫都極具特色與用心,但對於嘉樹每一回出場的敘述卻很明顯的用了比其他地方還要多的心血;嘉樹於首折中的首次登場是這麼寫的:

  "長空黯淡,連著無邊無際的衰草,空氣裡浸染著淒清的蒼黃。道旁有兩個人目送崔氏車馬隆隆而去,當先的少年突然微笑起來...少年蒼白韶秀的臉上,兩道長得幾乎連在一起的眉微微揚起,深藍的眸子裡閃著凶光...

  十三四歲的嘉樹,此段過後便消聲匿跡,無人知道他意欲何往,也不知他要何去何從;從在書中他的初現,便覺得他是個可憐的孩子,一個才十三、四歲的孩子,是受了甚麼樣的苦楚與變故才讓他如此憤恨不平的要以綁架崔家孩子來復仇呢?在那湛藍的眼中承載了多少的仇恨與恩怨,讓這本該好好享受童年的嘉樹走上了清冷的修行之路,踏上了荊棘滿佈的復仇之旅?若是由母親那傳承而來的仇恨,逝者以矣,為何不願放下?他的肩上該要負起的是生命的喜悅與歡樂,而非深沉仇恨與心機啊!

  匆匆六折(十二年)過後,嘉樹才再度回到故事裡,在奔騰的駿馬間與觀音奴相逢...

  "...群馬跟著頭馬一起回轉,後面的趕馬人揮響長鞭,大聲呵斥,馬群回頭的洶湧之勢卻無法逆轉了,只得向兩邊閃開,惟有一人一馬在逆流中安然不動。觀音奴與那人交錯而過,又愕然回頭,只見淡青天地間,黑色風帽下,一雙矢車菊似的 藍眼睛向她望過來,極清極深的藍,漩渦般令人沉陷...

  這... 是十三歲的觀音奴與二十七歲的嘉樹的首次碰面,他倆真正的交集始於數天後的密林六味泉中,而這算是盛顏第一次詳細的描述出嘉樹的外表:

  "嘉樹赤足站在泉池邊,長衫敞著,露出“渭北春天樹”一般秀削挺拔的身材。觀音奴心中還沒有男女之別,乍然見到這青年男子的裸體,並不扭捏害羞,彎指打了一 聲響亮的呼哨,贊道:“你長得真好看。

  第二次的描述在金兵入侵時:

  "冷月的光輝照在他臉上,神祗般英俊,神祗般冷酷,讓人咬緊牙關還止不住打顫。他寬大法衣下的身體,修長完美,輪廓分明,隔著廣袖長裾也能 讓人感知其中蘊涵的可怕力量。尤其長得幾乎連在一起的眉毛下,那雙鮮明光耀卻沒有一絲感情波動的藍色眼睛,其目光所過之處,宛如冰封...

  縱然在《三京畫本》的這前兩部中,嘉樹出現的頻率並不多,那了了無幾的隻言片語,嘉樹的風采便照亮了整部三京畫本;嘉樹與觀音奴的美聯手造就了畫本的綺麗,倘若觀音奴的美是美在她的純真與良善,那麼嘉樹的美,便是美在顧盼間冷漠與溫柔!

  對嘉樹的感情,該是因為他的神秘、他的哀傷與偽裝,激起了同在寂寞之境中的漣漪,著了迷的疼著吧?不可畏言的,若非嘉樹,縱使《三京畫本》的點恰好踩到了我的點,我對《三京畫本》的喜愛也不會這般的深!

  《三京畫本》我不知道在其他人的眼裡他是否這麼的好,也不知道若是在其它時間點上遇到他,我是否也會這般的喜愛;或許,只能說他是本在對的時間點讓我遇上的書;書中的天寬地闊、兄妹情誼,讓我心迷神醉,因為那是我永遠追求不到的夢想與渴望。

  盛顏說,承襲自《刀上舞》的《三京畫本》中,《刀上舞》的耶律嘉樹被拆成了三人:嘉樹、鐵驪與完顏清中;目前看到第三卷中間,完顏清中很早就出來了,個性與作為卻不明顯,或許他的故事要等鐵驪到金國報仇時才會開始嶄露,一如要等第四卷嘉樹來到宋國後才會揭開嘉樹的故事一般吧?

  畫本的前兩卷,從2007年寫到2009年... 我不知道後續的故事要等多久,是否也會跟《刀上舞》一樣的斷頭,但只要想到嘉樹的惆悵,我願等待,一如他願用此生全部的熱情與溫柔來償還與等待觀音奴一般,自投羅網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