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Mar 3, 2010

上下交相賊?-《攻其不備》

  當一個黑皮膚、身材高壯且目不識丁的青年進到純白人的私人教會中就讀,若他個性溫和不與人爭,且深具運動潛力,有可能在白人學校裡受到白人老師們真心誠意的關愛,在共和黨的白人家庭裡獲得自小便失去的親情溫暖,成為一代運動巨星嗎?

  這個疑問,很自然的在電影一落幕時浮上了心頭...

  信義行於君子,而刑戮施於小人。刑入於死者,乃罪大惡極,此又小人之尤甚者也。寧以義死,不苟幸生,而視死如歸,此又君子之尤難者也。
    -北宋 歐陽修《縱囚論》


  猶記得兩年前到華盛頓遊玩,在 DC 的 Union Station 找路時遇見一位好心的白人不僅伸出友善的手指點公車站牌,還在我們詢問他往華盛頓東區的民宿要如何走時講了一句令人訝異的話:「There is nothing in easter...」,直到往東時才發現原來在這全美唯一黑人人口比白人人口多的城市裡,一些白人認為除了西南角這塊白人聚集地以外,其他地方都不足一提...尤其是黑人聚集的東區...

  而與那句「There is nothing in easter...」相似的話語,也曾出現在《攻其不備》之中,雖非出自於主要角色之口,那在種族隔閡上的殺傷力依舊讓人不禁皺眉,並想深究起在這部述說著人間美好的電影中,究竟有哪些是真實的,又有哪些是美化過後的呢?

  The Blind Side,《攻其不備》,由真實故事改編的原著小說《The Blind Side: Evolution of a Game》為基底所拍攝的溫馨小品,故事主要是描述現今國家橄欖球聯盟(NFL)之巴爾的摩烏鴉隊進攻截鋒 Michael Jerome Oher 在人生的道路上遇到伯樂、貴人與恩人之助,並成就一番輝煌的傳奇,而這段傳奇的伯樂 The Tuohy Family 中的男主人,便是《The Blind Side: Evolution of a Game》作者 Michael Lewis 的高中同學-Sean Tuohy?!

  由劇中珊卓布拉克(Sandra Annette Bullock)所飾演的 Tuohy 家女主人-Leigh Anne Tuohy 可看出,這是個精明幹練、個性強硬,極為有主見與自我意識,且兼具女性柔情與母愛天份的職業婦女;因為她強悍的主見與堅持,不顧朋友的反對與外界的批評,將 Michael Jerome Oher 接進家中居住、看顧,甚至收養,或許在一開始的接濟與收容是出自於同情、憐憫和宗教的信念才讓她敢於將不同膚色的未知少年帶進白人家庭,但在這世間的一切真的這般美好嗎?

  這世界上有誰能有這般寬闊的心胸,能真心誠意的將外人帶入家中關愛、呵護,而不求回報?更何況是在那黑白分隔明顯的教會學校、白人上層社會之中呢?

  或許,Tuohy 家族的良善真能化除膚色與階級的懸殊,只是在學校裡呢?正值青少年叛逆期的其他白膚色上層社會出身的高中生呢?他們怎可能有那麼好的修養,只會無視或不跟外來者玩耍,卻完全不會去欺負或叫囂之類的排擠與抵制?甚至是在 Michael Oher 初加入球隊時,也沒有遇到任何隊有的不友善對待?

  這... 這個 Briarcrest Christian School 真是教育的太成功了!果然在耶穌基督的教誨下,天下大同了呢!

  吾見上下交相賊以成此名也,烏有所謂施恩德,與夫知信義者哉?
    -北宋 歐陽修《縱囚論》


  「上下交相賊」,電影尚未落幕,歐陽修的字字句句仿如打字般,一一敲響於腦海與心田... 要說這部電影裡,沒有被做過任何美化,沒有被刻意的導正其政治正確度,都會是騙人的吧?!
  對於美國的社會、文化與政治,不在其地之人雖永遠無法了解與體悟,不過當看到作者與 Tuohy 家族的關係,Obama 成為美國總統後的歷史軌跡,片中恰逢其時的闡揚種族融合行動,想必是使此部片成為年度經典的一大主因吧?

  或許,一切都是我的多想與多疑吧?

  《攻其不備》,有笑、有淚、有感動與娛樂的溫馨小品。

活動網站:點我

2 comments:

vanty said...

他長那麼大塊頭, 第一眼就可以先嚇嚇對方了...他的白人同學頂多不理他, 不至於會動他; 他在球隊裡有他的有錢白人父母撐腰, 不會有人欺負他吧我想.

影片跟原著當然有過度美化的可能, 不過這種類似的勵志片不就是要告訴我們, 跨越種族身分, 純然的接受與被接受是存在的.

Anonymous said...

黑人不是沒有好人。只是面對來歷不明的黑人,又是大塊頭。女主角居然還讓他進屋子過夜甚至長期居住。我只能說,女主角若不是膽識過人,要不就是識人術有過人之處。無論如何,現實生活中的他們相處十分融洽,這不是美化兩字就能帶過的。如何能像他們這麼樣的成功又如此慷慨仁慈,才是我們應該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