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Dec 4, 2009

The Monster of Florence-《佛羅倫斯人魔》

  這是本不算小說,而該是要算是與電影"索命黃道帶(Zodiac)"類似的記者辦案心路歷程的報導文學。

  也就是說在這本書中,將看不到如影集 CSI 般那縝密的犯罪現場防護與搜索,更看不到 CSI: Miami 那可靠的婦孺之友堅強扛起保護眾生的警探,甚至就別提 Criminal mind 這種由心理學角度推論連續殺人狂生平、心理與思考的側寫報告了 >"<

  1981年6月7日,在佛羅倫斯山區發現一對被槍殺的男女屍體,男性死者陳屍車中,子彈穿過車窗。案發地點不遠處的女性屍體,全身赤裸仰躺,只有脖頸上的一條金鍊子垂掛於張開的雙唇之間,死者腹部以下的恥骨部位疑似被兇手割除。據證人指稱,案發當時聽到車中傳出約翰‧藍儂的〈想像〉,播到一半音樂卻突然停了,他並未聽見任何槍聲。從現場遺留的彈殼來看,凶器顯然是點二二手槍——裝了溫徹斯特 H 型轉輪彈匣。經本報記者查證,本案兇嫌手法與1974年發生於波爾哥聖羅倫佐的雙屍命案相似,應為連續殺人犯所為。
            -《國家報》記者史貝奇現場報導


  看過電影《托斯卡尼艷陽下》的人,心裡頭難免會有將這義大利文化復興發源地染上幾許浪漫色彩,嚮往著那悠閒、愜意且熱情的南歐風光;但遠在二十多年前,那片晴朗寧靜的自由山丘間,平均每到夏日有月的周末便會出現殘殺情侶的殺人魔,且此殺人魔至今仍未被擒獲!

  英國倫敦有開膛手傑克、美國波士頓有波士頓殺人王、德國杜塞道夫有杜塞道夫殺人魔,然後是義大利佛羅倫斯...

  看多了美國犯罪偵查類的電視影集與電影,乍翻道有關犯罪與殺人的書籍難免會有種影迷病,在知道有犯罪現場的時候,第一個念頭是:封鎖現場,保存所有證據的完整性,並且仔仔細細的搜查細微蹟證,如毛髮、皮屑、昆蟲、殘骸等,盡其所能的將所有現場證物收集與保存,逐步分析與推理後慢慢抽絲剝繭,尋得真兇...

  但!這一切都不過是影集過度理想化的鋪陳與戲劇效果,回歸真實面,世事總不會盡如人意,犯罪現場必定會吸引記者、好事的圍觀者,縱使封鎖了現場又怎麼在短時間確保證據的完整呢?

  更何況在蒐證後,許許多多龐雜繁瑣的分析與推理更是處處考驗著辦案人員的邏輯推理與分析歸納能力;若是僅靠著強大的蒐證與分析便能輕易破案,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懸而未決的疑案與謎團,更不需要等待名偵探福爾摩斯的救贖了吧?

  從犯罪心理、數字搜查等影集中也約略了解,連續殺人案的調查,更需要搭配上心理學家與精神科學家的評估,由犯案的規律性與特定性著手推敲出嫌犯可能的心理狀態與背景資料,慢慢歸納出嫌犯人格特徵與側寫資訊,並依此側寫縮小搜查範圍,增加尋得兇嫌的機率!

  但發生在佛羅倫斯的那七起連續命案,案發的地點與時代都是近二十多年前,那科學蒐證辦案尚在起步的階段,嚴謹的犯罪心理側寫評估亦似乎尚未被義大利警方所採取,導致不管在當時或近幾年的義大利警方調查,都沒有出現戲劇性的大躍進,反而出現了亂槍打鳥的胡亂搜捕現象,以及最後選擇將辦案方向轉入乖誕且荒謬的中世紀邪教之說,把犯下慘絕人寰的命案的殺人魔妖魔化,或許也是一種對人性本善的信念吧?

  世界上的各個角落、每個城市之中,難免都需要一個神話、一個傳說、一個謎團,在浪漫的南歐情空下,尚未偵破的佛羅倫斯連續殺人案件在歲月的河流中慢慢的成為了籠罩在文藝表面的那層神秘面紗,矇矓而神祕.....

Monster Of Florence: A True Story by Douglas Preston & Mario Spezi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