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Sep 26, 2009

何謂因果-《凡人佛陀-從塵世到不朽的悟道之旅》


  這是一本很難寫心得的書......

  不是說書寫的不好,或是這本描述一名智者的悟道之旅的書內容太硬,讓人會消化不良怎麼的,而是因為...這本書彷彿承襲了"佛渡眾生"的理念,再送到筆者手上時已輾轉過不知多少讀者之手了...

  原因要從收到信封的那一天說起...

  興許是"佛法無邊"吧?因此可愛的貓頭鷹將書寄送來的信封是沒有被封邊的,好方便佛陀自由進出信封、四方苦行、普渡眾生...

  導致最後寄達小傻手中的只有一個空空如也的牛皮紙袋...囧rz

  呃~沒關係,這樣子除了不能在心得報告上缴之日期前讀完書、寫完報告外,頂多只是本書上市後搬一本回來讀罷了,就讓佛陀在傳道路上多渡更多生靈吧! ^^;

  就在九月初本書上市後不久,小傻要出門買書的那天順手拎了一箱舊報紙到了住家樓下廢紙回收區傾倒,眼尖的於一堆紙箱中見到了失蹤許久的《凡人佛陀》...^^;

  就這樣,欠貓頭鷹工作人員近月餘的讀書心得終可誕生...

  以下為《凡人佛陀-從塵世到不朽的悟道之旅》正式心得報告,內文夾帶大量布袋戲對話、劇情,不適應或不懂者歡迎留言詢問 XDrz 不喜者煩情自行右轉離去~

  要怎麼為這一本書定位?他的副標下的很有趣:從塵世到不朽的悟道之旅;書後宣傳文寫著:這不是一本傳教的書,而是一趟智者如何戰勝自己內在精神的悟道之旅。

  由此兩點,約略可以猜測出這是在寫佛陀由小到大逐步踏向修行之路的傳記式小說吧?

  的確,作者由西元前五六三年悉達多王子出世前的釋迦國寫起,一方面是驍勇善戰的淨飯王,令一方面則是在匆忙返回娘家待產路上的摩耶夫人,接著寫到摩耶夫人夢見天啟而受孕,乃至悉達多王子降生人間...

  有趣的是,作者將傳聞中甫一出生便可踏出七步,且步步生蓮,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出:「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今茲而往,生分已盡。」的佛陀傳說餘出中神隱了起來,彷彿想藉此描述出佛陀不過是與世間所有凡人無異的平凡人,在過經過了修行與悟道,始成就其不凡與傳說。

  但若要說作者欲塑造出凡胎佛陀,卻又沒有大膽到將預言王子成佛的預言家-阿私陀給移除,並安排了襁褓中悉達多王子裸足掃過阿私陀頭頂,讓阿私陀感受佛陀未來的成就與不凡,並感慨自己命不夠長,來不及聽聞佛陀傳受不朽正法的流下淚來...

  是說這樣起始便以不凡的孩子,要怎麼從塵世通往不朽呢?

  有佛陀、有正法,自然就有惡魔與邪念,有了教導王子寧靜與光明的阿私陀,相對便有引人入恐懼地獄的惡魔魔羅,至善至美的悉達多王子,兇殘粗暴的提婆達多便成了反襯...簡單的說,兩千多年前的世界會不會黑白、正邪劃分得太清楚了點啊?就不能來個灰色中間地帶、亦正亦邪的人嗎?(喂~妳布袋戲看太多了!)

  (劇情快轉)

  整體上來說,以小說來說相當流暢且不流於說教、傳道,是本相當無負擔的課外讀物;不過對小傻這個非佛教徒,卻因布袋戲而很愛佛教(角色)的人來說,悉達多王子開始正視世間,踏出淨飯王所架構的無病痛世界之因竟然是......悉達多王子第一個看上的宮妓被姦殺、棄屍,王子為了找尋消失的伊人身影而步出淨飯王為他所建築的溫室,了解世間生離死別的痛苦與無奈。

  甚至到悉達多王子出家成為喬達摩後,能影響他的依舊是那早逝的倩影、芳名,而非釋迦國國君淨飯王、太子妃耶輸陀羅...^^;

  更甚者,佛陀悟道後第一個接濟佛陀者芳名若非與那逝去的宮妓同名,佛陀也不會動搖修行至麻木的佛心?!

  雖說故事中總要來一個起承轉合的轉折點促使悉達多王子脫去凡身進入苦行與悟道,不過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為什麼會要用蘇佳陀這個梗呢?或許是小傻不甚了解佛陀的故事吧?總覺得這樣的轉折有點牽強與...和出家人清心寡慾的印象不太合耶 XDrz

  Anyway,身為梵天迷,一頁頁翻閱著《凡人佛陀-從塵世到不朽的悟道之旅》,腦海中都會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一頁書入世後的所作所為 ^^;

  最後奉上近期(三、四年前?)布袋戲中相當有名的一段雙佛對話吧!

一頁書:這段日子的經歷,佛友心中又是如何感觸?

佛劍分說:圓兒之於吾、創世者之於梵天,意義相仿。

一頁書:喔!

佛劍分說:無情絕情,非是忘情斷情,不曉人間癡迷,渡生只是空談。

一頁書:你動過心了?

佛劍分說:不動心,何以知曉眾生之心?不入苦,何以明瞭眾生之苦?不曾提起,便不能放下。

一頁書:嚐遍苦、歷諸劫、知愛憎、悟因果、得大道、證涅盤,這是試驗,更是考驗。

佛劍分說:可惜,吾知曉的慢了。

一頁書:此生有盡,未來無窮,一具皮囊是否完好,無關修行。

佛劍分說:哈!

一頁書:佛友難得笑容。

佛劍分說:吾思無間之中,亦是修行妙處。前方便是大雪原,倒是安歇的好地點。

一頁書陪著佛劍分說來到大雪原

佛劍分說:至此已是終點,請梵天留步。

一頁書:且再多行幾步。

佛劍分說:不用。

一頁書:如此,請佛友靜覽清風朗月,一路慢行。

佛劍分說:吾走的從容,卻苦了梵天塵世打滾。

一頁書:不恨塵世濁,恨人間處處修羅行。且讓佛友先行,一頁書隨後便至。
    從征萬里走風沙,南北東西總是家,落得胸中空索索,凝然心是白蓮花。

佛劍分說:秋風仗劍趁雲行,莫計盤桓路幾程,涉雪穿林歸途近,天際處處有鐘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