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Aug 17, 2009

徬徨人生-《陽陽》

  開始寫心得前,先來段預告片吧!



  好晃~好晃~好慢~好慢~的預告片啊~~~

  光看到這樣的預告,就覺得這又是一部為了藝術而藝術的台灣強說愁的電影了吧?  

  這幾年穿梭於實驗劇場、學生劇場之中,總覺得台灣的表演藝術圈"學術味"相當的重!

  彷彿新出爐的導演、編劇所要創作的都要盡量朝著"藝術"方向走,才能獲得較好的評價與回響,越是使用深奧難懂的表現手法、故事藝術性越高,所得的成品就越棒;而漸漸忽略了一些較為淺顯的面相.....

  陽陽,一個跟隨新嫁母親的中法混血兒,繼父是自己在體院裡的教練,新姐妹是一同訓練、同場較勁的隊友、敵手,更是自己所暗戀的學長之現任女友;夾在親情、友情、愛情之間,陽陽在自己的臉上戴上層層面具,面對著關心自己母親、忌妒自己的姐姐、對自己有意卻以名草有主的學長,甚至是自己......

  在這部片裡,導演似乎為了表達出陽陽在生活中的擺盪、猶豫、徬徨與無依,特別從頭到尾都使用手搖鏡、長鏡頭與特寫鏡來承現出陽陽的掙扎與故作堅強;只是這樣的運鏡方式點到為止就好,有必要吾道一以貫之的從一而終嗎?

  看片時,興許是播放的電影廳堂空間狹小卻人數爆滿,而使得空氣有點兒沉悶與不流通,加上不斷搖晃的鏡頭及搖晃中不斷變化的背景光影,頭暈、目眩不過是正常的生理反應。

  看片可以看到暈船,也算是一個難得的經驗吧?

  想當初看以手搖運鏡聞名的柯洛佛檔案、Battlestar Galactica、厄夜叢林等電影,也不會有這麼難忍的眩暈感,甚至在朋友們看 IMAX 看到暈車時,筆者都沒什麼太大的生理反應,原因在於許多手搖鏡是運用在戰爭、奔跑等動作場景,搖晃的幅度與人正長人走路、跑步的頻率差不多,人腦平衡系統可將之緩衝與消弭;但鄭有傑導演使用過度的手搖鏡與特寫,卻不僅是使用在行進或奔跑時追焦,更多時候是使用在人化妝、吃飯等較為靜止的時刻,甚至是A、B兩個人在講話,鏡頭就在兩個人頭中間悠悠蕩蕩的晃過來、晃過去,如果鏡頭停留於A臉上三秒後,會再慢慢晃晃晃的花五秒鐘才走到B臉上,待B說完話,又搖搖擺擺的花五秒轉回A...

  如此強烈而不工整的晃動,不僅表現出了角色的不安定,更使得端坐螢幕前的觀眾也深感不安穩;加上在晃動中的是特寫鏡及長鏡頭,那晃動的擺幅及壓迫感更甚一般!

  因為特寫鏡頭的運用,在很多畫面的切割上顯得相當不之所云,猶如拙劣的攝影初學者,將主體的頭尾重點皆切除,留下自以為重要卻不全面的隻字片語、殘影破片;興許導演與攝影者是想要用這樣來引起觀眾對鏡頭外畫面的無限遐想,或繼續表達著片中所有人內心的分離與破碎,但顛簸中的不暢快與視覺壓力卻如刺在背,令人越看越不舒服。

  《陽陽》,一個父不詳的中法混血兒成長的青春記事,青春期的徬徨與哀愁向來不是個緊湊且引人的故事,導演在說故事的手法上更是給整部片多了許多空白的時間,說好聽點是想留白,說難聽點是有點兒拖......

  看了幾年的中外電影,這周來更是連看了美(孤兒怨)、日(帥哥西裝)、台(陽陽)三部院線片;在看的過程中,腦海裡不斷回響著 高明為《琵琶記》卷首「水調歌頭」的唱詞『...正是不關風化體,縱好也徒然。論傳奇,樂人易,動人難。知音君子,這般另作眼兒看。休論插科打諢,也不尋宮數調,只看子孝共妻賢。...

  驚悚娛樂片-孤兒怨,樂人易,動人難,雖整片無重大利益,但在節奏明快、緊湊,樂人上效果顯著。

  輕鬆笑鬧片-帥哥西裝,在笑鬧中將主旨「內在美勝過外表皮相」表達的淺顯易懂,觀看時輕鬆自在、笑點滿滿,看完後更對人生多一層體悟與認知;休論插科打諢,也不尋宮數調,只看子孝共妻賢啊!

  而《陽陽》,該要怎麼為這部國片定義呢?

  在故事性上總覺得可以在飽滿一點、戲劇性一點、步調緊湊一點;在運鏡上則也希望能適可而止,莫在如此的標新立異;在整體表現上,若能來一個無心插柳的省語或警語,相信更可消散一點曲高和寡的學術氣,多點兒平易與大眾;「寒塘渡鶴影,冷月喪花(詩)魂」不過如此而已啊......

《陽陽》電影官網:http://www.zeusfilm.com/

2 comments:

vanty said...

寫得很好哇!!以為你都在睡 ,細節的評論都有點出問題來...:D

Mermaid said...

噗~我是都在昏睡啊 XDrz

不過這種簡單的劇情,看了前五分鐘,後面就都猜得出來了,優缺點亦然...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