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Sep 4, 2008

大帥小傻美東遊-McDonald's @ Times Square at night

  Circle Line 結束後,大帥小傻與德國夫妻相約準備一同到洛克斐勒藝文中心看夜景;為什麼要這樣安排呢?

  主要是因為大帥小傻只會在紐約待五個晚上(週二到週六晚上),其中跟貓叔叔約好週四晚上要去貓叔家住一晚,週五跟貓叔出去玩,週五晚上或週六早上才回曼哈頓,而週六晚上因為隔天早上就要坐飛機回台灣,若排入夜景行程可能會太疲累;算一算也就只有週二與週三兩個晚上可以安排看夜景,紐約有三個看夜景的大景點:Circle Line、洛克斐勒藝文中心(Rockefeller Center)與帝國大廈(Empire State Building Observation Deck),三個景點都有被安排在 NY Pass 的免費優惠之中,當然一定都要去看一看才撈本啊!

  所以小傻在行程安排上,決定要在週二抵達紐約、取得 NY Pass 之後,第一個先把市價 27美金的 Circle Line 給坐完,先殺掉 NY Pass 一張特價七日卷132美金裡的五分之一價格,確保這趟旅行中的 NY Pass 部分不會虧損過多。

  然後因為 Circle Line 是從七點出發,大約兩個小時後(九點多)下船,若時間與體力允許的話,就到洛克斐勒藝文中心看夜景,聽說那兒的觀景台跟帝國大廈比起來雖然矮了點,但人潮較少,全程都在建築物之中透過玻璃窗看夜景,不用害怕被高空冷風吹到吱吱叫;這樣若大帥或小傻在不幸在 Circle Line 吹了風,也不用擔心在看下一個夜景時雪上加霜而著涼、感冒。

  下船後大帥小傻便跟著德國夫妻一起踏那了徒步走往 Rockefeller Center 的路,他們的行走速度相當快速,加上Manhhatan 面積其實也不怎麼大,從 Pier 83 開始沿著 44th St往東走,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內,大帥小傻一行四個人就已經回到了 Times Square;行走過程中遠望天空,方才坐船時還遠在天邊的許多高樓,如今已近在眼前了呢!(例如照片裡的那個鉛筆大廈)

  這段路程裡,都是由那位德國太太帶路,德國先生說:「她是他們旅途中的響導,要去哪裡問她就對了!」,果然一夥人不管走到哪裡,德國太太東看看、西瞧瞧,根本不用看地圖便知道該要往哪裡走。

  在德國太太的帶領之下,大帥小傻又回到 Times Square,小傻停下來想要再拍一次夜景,似乎因為小傻是站在麥當勞前面,勾起了德國夫妻不知哪一根筋,突然問大帥小傻要不要進去喝杯咖啡;有點而搞不清楚他們是真的想要喝咖啡,亦或僅是客套性的問話,大帥小傻就說了:「好啊!」,然後便一起進到了位於 Times Square 上的這家麥當勞。

  原本大帥小傻只想要跟著他們一起進去歇歇腳,因為他們走路速度真的好快、好快;結果德國夫妻在討論完自己想要點的是什麼之後,跑來跟大帥小傻說要請大帥小傻喝飲料,此時大帥小傻才驚覺:「糟~要欠個飲料人情了!」 :p

  都九點多了,該要喝點什麼呢?小傻跟得國夫妻那就點"Chocolate"吧!

  結果小傻的英文發音有點糟糕,在德國人耳裡聽起來變成了"Coca Cola"...囧

  不過大帥有聽懂小傻要喝的是可可亞,而不是可樂呢... 只是大帥小傻一起多次重複"Chocolate",舊型電腦依舊無法 loading 成功,於是意圖用熱可可驅趕一點初春料峭寒意的計畫,360度急轉成喝冷颼颼的可樂變急凍人... orz

  踏入麥當勞,第一個感覺是「果然全世界的麥當勞都是一樣的」,不管在裝潢、桌椅、櫃檯、垃圾桶等任何地方,Times Square 麥當勞跟台灣麥當勞別無二異;如果不是裡面的顧客大多是白種人,使用語言幾乎都是小傻乍聽之下不甚熟悉的英文,來到這兒會有一種類似回到家鄉的感覺...

  點醒小傻這兒不是台灣麥當勞的原因不只是因為顧客人種、語言,還有麥當勞牆面上的裝潢;Times Square 嘛!最有名的就是每年年底時的倒數計時,因此在這最醒目的裝飾是一張跨年時 Times Square 人山人海的照片,想必每年跨年時分,這間麥當勞的生意也會是爆滿到讓店員們接應不暇吧?

  當然來到紐約之後,大部分旅客都會去看的紐約夜景也出現在了麥當勞牆面上,以有趣的卡通漫畫風格闡述出大蘋果的不可思議。

  連大帥小傻一行人等會兒要去的洛克斐勒藝文中心裡,最有名的雕像都成為了浮雕,懸掛在麥當勞牆壁上當裝飾呢!

  德國夫妻們點飲料的時候,小傻便先跑到洛克斐勒雕像前的桌子前佔位,等她們取完餐點,就能一塊兒坐下來聊聊天、歇歇腿、取取暖了。

  她們果然把大帥小傻的英文給聽成了"Coca Cola",於是他們喝著熱呼呼的美式咖啡,大帥小傻兩的是表面上漂浮一堆冰塊的可樂...

  看著德國太太一口氣在咖啡裡加上七個奶油球,大帥小傻只能邊有點驚嚇的望著由深色變為奶茶色的熱咖啡,邊發著抖配著冰塊把可樂嚥下肚...

  冷歸冷,這樣的晚茶約會還蠻不錯的,德國夫妻與大帥小傻繼續聊著在 Circle Line 船上未完的話題,她們說著她們小時在東德學語言的故事、環遊世界的女兒曾到過加州、這天早上徒步在紐約走覺得紐約一點都不大、去自然史博物館看到的美麗蝴蝶、紐約大都會美術館館藏豐富等... 順便也再度把語音學習機拿出來,教導大帥小傻認識一些簡單的德文字彙。

  大部分都是大帥在跟她們講話,因為每次輪到小傻講的時候,她們都聽不太懂小傻的意思,得要小傻重複解釋幾遍,倒是小傻還沒把一句話說完,大帥就已經懂小傻想說什麼了...因此往往最後都得動用到大帥幫忙講一次,她們才會理解小傻的意思...orz

  小傻的英文眞的有那麼爛嗎?

  不管他,反正有大帥在,一切有他罩著,不用太擔心... :p

  交流完畢,四個人杯子裡的飲料也已清空.將垃圾歸入垃圾桶之後,便再度踏上了前往洛克斐勒藝文中心的路囉!

1 comment:

Locutus said...

可是妳記性好啊~ 我都忘了跟德國夫婦聊什麼了,只記得有聊到danke這個字 XD 也不記得我們是喝可樂了... 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