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May 30, 2007

戲曲群英會:中國戲劇家協會梅花獎藝術團

  時間:2007年五月29日,7:30 pm

  地點: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本文原本發表於「天海流星 走過的聽過的看過的都是 我的軌跡──穆子如's BLOG.」,感謝穆大小姐提供空間讓我胡亂寫心得,並容我將其轉回自家部落格內。

  這次舞台為了配合「梅花獎」而將背景與側幕都放上了梅花圖,乍看之下覺得很「花」(廢話,梅「花」嘛...),在一些用聚光燈做局部焦點的表演中,這樣的深色底梅花背景算是尚可,但當某些片段中燈光一大開覺得實在是很俗氣......

  記憶力不好的人,記不太清楚某些段落,因此就依著印像寫一下好了 :p

  豫劇「抬花轎」:一場的表演就是這樣紅通通的喜慶節目,頗有新年聯歡晚會的氣氛... 聽說這場是對嘴的,不過因為紅色過於鮮豔,與演員身材實在很有彈性,所以笑攤在椅子上的人完全沒注意到是否有對嘴。

  川劇「死水微瀾」:又是一齣紅通通的戲,可惜演出的時候,因為唱腔與風格與以前在電視上偶然間看過的川劇不一樣,這齣的感覺有點像南方的小姑娘,水水柔柔的,而不像一般認識的四川姑娘嗆辣強悍,故而在看戲的時候...我恍神掉了...完全整個神遊到回憶裡去搜尋以前電視上的印象...(大汗)

  揚劇「板橋道情」:從以前就很喜歡聽「道情」,只是孤陋寡聞的我實在不知道小時候坐在眷村小公園裡聽爺爺奶奶們唱的道情,是哪一地方的方言與曲調...也實在是不知道這次的到底是啥戲劇 XD
  穿著長袍走出來的李政成,一開始讓我以為看到黎安的傷逝(這個晃神有晃到),李政成手上的竹筒與竹板(反正就是長竹板之類的)在還沒開口前,有點讓人想到小時候沿街叫賣的小販...板橋道情非常的好聽,不論是曲調還是詞句,皆別有風味。若有機會,非常希望能對這個劇種有更多的認識。
  此外還有個一定要提的,那就是李政成要邊唱邊敲打竹筒,算是打拍子吧?到一些小段落時,還得舉起長竹板夾一下;他每次要邊唱、邊敲、邊夾的時候,就讓人覺得他實在是好忙啊 XD 這種事叫我們去弄,大概會手忙腳亂到一唱就忘了敲,一敲就忘了唱,一夾就把竹筒掉到地上了吧? XD

  崑劇「百花公主」:心得只有一句話...她是對嘴的嗎? orz 怎麼跟印象中的崑劇完全不一樣啊???

  越劇「紅樓夢」:依稀記得第一次看越劇是某次再電視上看到小百花越劇的「西廂記」(後來在李惠綿老師的課堂上又看了一次),當時覺得越劇真是個好物,有種輕輕柔柔的空靈之美。
  可能是因為第一次聽男生演越劇,故而這次趙志剛的紅樓夢與印象中的越劇不太一樣,有點娘氣裡帶丁點男子味的感覺;與充滿娘氣的寶玉,在與寶釵結婚、遭逢黛玉過世等經歷,而一夕之間有些許長大的成男子的他頗為吻合。

  晉劇「薛剛反唐」:原本以為本名為中路梆子的的晉劇(山西四大梆子之一,其他是蒲劇、北路梆子、上黨梆子)會跟小時候在眷村裡聽到的山西老鄉唱的小調差不多,結果實在是令人有點失望...
  原本穿著秋香色莽袍的武凌雲出來時,還在期待一個有著京劇老生般渾厚嗓音的徐策,結果他沒唱到幾句,就開始抖起帽翅...一開始抖很新奇好玩,左邊抖抖、右邊抖抖、往上抖、往下抖,來個蝴蝶飛舞、來個蜻蜓展翅...下面掌聲越大,他抖的越起勁...抖到我都快睡著了...
  噢~如果哪天正經八百的計鎮華或其他崑劇老生、京劇老生都來這樣抖一下,大概會形象全失吧 XD

  秦腔「打神告廟」:依稀記得大約2002到2004年的某一年,兩廳院請了一個系列的地方戲劇來台演出,那時便對秦腔充滿好感,這次更是令人驚艷不已。
  在齊愛雲還沒出場前,我還在跟旁邊的阿雲說:「這個演員天生很愛妳喔 XD,而且還是要一起來愛雲喔~」,結果齊愛雲一出來,我下巴就掉下來了...好長的水袖啊~隨著唱詞揮舞的水袖,如行雲流水般反應著桂英的情緒,這場惟美的水袖表演該是水袖藝術中的至高表現了吧?
  對了,有點忘記晉劇中徐策是否有水袖了。只記得這次根本就是在比誰的水袖比較長的... 水袖比賽結果:秦腔樂勝 XD 而且越劇的水袖竟然比崑劇的長耶~ 看來以前我對崑劇水袖很長的印象可能是錯誤的?
  秦腔的打神告廟,桂英出場前兩句與上次復興的王魁負桂英是一樣的呢~ 雖然忘記詞句,不過一看到就知道是一樣的了...(迷之聲:這人的記憶力真是爛啊...),不過之後的詞就不一樣了,變的比較口語一點,而不像俞大綱先生的劇本那麼的文雅,卻很真實的反映出一個煙花女子在被人拋棄後的悲憤與絕望。
  秦腔真是個令人熱血沸騰的戲曲啊~

  川劇「變臉」:講到川劇,大家第一個想到就是變臉,上半場的川劇沒有變臉,就讓人覺得很奇怪...果然下半場就出現了。只是這次的變臉,音樂好歡樂啊~聽起來真想是台灣南部常見的「電子花車」...(默)
  可能是因為看過好幾次變臉(唯一去大陸的那次有看到喔~後來好像是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的表演攤上也看過幾次),所以覺得這次的沒有什麼...

  黃梅戲「徽州女人」:看節目單上的介紹時,便覺得這齣戲裡的女人好可憐,因此開場時便帶著一些感傷的心情看這片段,結果!!結果她竟然是對嘴的 or 瞬間把開場時,演員靠在井邊的美麗剪影打散,在詞句上的寓意也很潛顯,現在還記得的只有青蛙對比被囚禁在夫家的女子,其他忘光光了 XD  希望有機會可以看到完整的徽州女人。

  豫劇「大登殿」:嗯... 好像沒啥印象... 跳過...

  越劇「梁祝」:背景音樂是協奏曲版的梁祝耶~當場時覺得製作者好懶惰,連背景都直接沿用...回來查資料才發現,其實是協奏版沿用越劇音樂,而不是越劇懶惰 :p
  梁山伯與祝英台走出來的時候,兩個人長的還真像,這根本是雙胞胎吧 XD 越劇的梁祝真是唯美啊~不論是曲調、身段皆是每不勝收。

  龍江劇「花木蘭」:也是對嘴的,沒有什麼太多的感想耶...大概就是字寫的好漂亮,正寫、反寫、左手寫、右手寫都很美,在反寫的時候,他會頓一下喔~左手寫一下換右手寫一下,然後再左手...慢慢把字寫完。

  崑劇「裴艷玲」:不要問我為何直接打裴艷玲,而不是寫「夜奔」,實在是因為裴艷玲已經可以成為林沖夜奔的代名詞了 XD
  龍江劇結束後,主持人竟然沒有出來呢~倒是舞台角落開始擺起了椅子,那時身邊人們都在好奇那在幹麻,該不會是裴艷玲要出來了吧?主持人出場要介紹表演時,字幕很適時的打上「裴艷玲」,中山堂內馬上被掌聲淹沒...掌聲沒大到把屋頂震飛真是一項奇跡...
  裴艷玲好讚!裴艷玲好棒!裴艷玲萬萬歲~扎實有力的身段、渾厚嘹喨的嗓音,裴艷玲根本就是京劇大神 orz
  夜奔唱完後,謝幕...裴艷玲開開心心得跑下台了;可是台下的掌聲依舊不停,繼續越拍越響,硬是響到不讓主持人講話,順便把裴艷玲在挖上來謝一次募;只是本來想說他再謝一次幕就好了,結果裴艷玲竟然預備了安可耶~好棒啊~(果然樂團屁股沒有動,就會有好事發生)安可曲唱的是石三郎,猶記當年超迷水滸時節,在網路上搜刮了好多水滸京劇片段,其中包含有這小段,在沒有高低音的檔案裡,覺得這段真是難聽...這次聽裴艷玲唱石秀,不只是一窺此劇真目,更是一大享受啊~
  以後聽不到裴艷玲這樣的戲了,怎麼辦啊? Q.Q

  京劇「霸王別姬」:這場的文武場與裴艷玲的不一樣喔~果然是尚長榮+國光的魏海敏啊~ 終於在現場看到真正的花臉演的霸王了...尚長榮的臉果然夠大,畫起項羽臉譜不會像吳興國那樣一臉衰相,只是尚長榮根本沒唱到幾句嘛...>"< 耳朵與心神都還停留在前一場的裴艷玲尚未回神,所有神經都還在回味裴艷玲聽尚長榮根本毫無感覺...該聽的沒聽到,該注意的也沒注意到 orz 該要說可惜,還是要說什麼呢 orz
  這是第三次看魏海敏的虞姬了~(上次當代傳奇春酒就看了兩次,彩排一次、正式演出一次)當代傳奇裡魏海敏的舞劍只是意思意思的比劃一下,這次就玩了很久很久...而且比畫完就結束,沒有到虞姬自刎的高潮部分(應該是吧?)。

  大致的感想應該就這樣了吧???

  要再多一點的話,那大概就只有「裴艷玲好棒」這類的花痴感想了...(繼續回角落劃圈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