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May 21, 2007

國立戲曲學院:王魁負桂英

演出劇目:王魁負桂英
演出時間:2007年五月十一日,晚上七點半
演出地點:台北市中山堂 中山廳
原始編劇:俞大綱
京韻大鼓:王友蘭
主要演員:曹復永(王魁)
     朱民玲(焦桂英)
     葉復潤(王興)
     曲復敏(焦母)

  原本沒有預計要看這場戲,而是在這天早上十一點的時候,突然接到一位學姊的電話,說有兩張貴賓票,於是就挖了一個朋友去看;然後另一個剛旅行回來、沒有看過京劇的朋友說她也想去看,以免每次去大陸自助旅行的路上,總是因旅伴所提問的:「妳有看過京劇嗎?」而感到汗顏。就在多了個人、少了張票的窘境中,當代傳奇的工作人員小燕子突然說那邊多了一張票,於是我就夾了一個只看過崑劇和一個連京劇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朋友一起去看這場戲啦~(真是天外飛來的戲票啊 XD)

  先來一張簡略、醜陋的舞台簡圖好了(畫的很醜,不准笑!!)

  這次的舞台布景最大的特色在於後方的三道拉門(恕劣者實力不夠,畫布出拉門上的花櫺),可依不同的拉門擺設方式,表達出不同的場景;例如京韻大鼓時是將各落地窗中的拉門皆拉至最外側,而在官府中,則將拉門全數拉上,以示威嚴等。這些拉門在最後一幕中,更具有重大的效果,那就是當桂英到王魁書房中哀求收留未果,桂英氣憤的拍案大喊:「王魁!」,拍案的同時,原本全數拉出的拉門也瞬間收回到兩旁最外側,拉門碰撞佈景框架上的敲擊聲配上桂英拍案之聲,達到一種震攝人心的效果。

  這次的舞台,後面的拉門很美,但是前面那個凸出來的那部份啊...

  那邊的佈景完全是高過演員很多,而且在演出中,那裡完全沒有作用。

  桂英寫意式自盡(將帕巾往後方布景上方拋去,即完成此一動作),未曾使用到前方布景。焦母慶生、宰相府邸,不論是哪一景、哪一幕皆與此處布景無關。對觀眾來說,若是坐在一樓的人視線不會被橫樑擋到,但終場時我與朋友跑到二樓上廁所,並進入二樓看台看舞台,便覺得那個橫樑有點礙眼...可能會擋到站在舞台深處的演員(因為他剛好擋到一位上台收拾殘局的工作人員)

  此外,舞台上最值得稱讚的是最後一幕中,高掛在左邊天上的月亮與雲朵。以舞台燈投射出的雲朵,不僅柔和,且立體感明確,非常的生動搶眼。被雲朵包圍的月亮,其月暈亦渲染的栩栩如生。小小的投射雲朵與月亮,可以說是這次舞台布景中最棒的角落。

  京韻大鼓的部份,是在一開場,在所有戲都還沒開始演的時候

  有點像是第一幕,由一個唱京韻大鼓的旁觀者,為整齣戲的開場,訴說整個故事的前因:引一點歷史故事,然後說王魁自幼父母雙亡,由老僕王興撫養長大,有一年要進京趕考,經過萊陽險被凍死,王興四處敲門求救時敲到焦桂英的家;然後交代焦桂英的家室背景。桂英拯救王魁後與他結婚,三年後負心王要進京趕考,於是兩人到海神廟中祈禱.......

  講完祝禱詞後,京韻大鼓結束,清空舞台,開始演戲...

  從此京韻大鼓就沒再出現在這齣戲裡了。

  京韻大鼓時的舞台佈置大體上跟演戲時差不多,只是將樂器搬到台前來罷了。舞臺上放著一個小皮鼓,旁邊站著四個彈撥樂師,然後京韻大鼓演唱人在開場後,由舞台左邊走進來,拿起小小的鼓垂跟響板(應該是響板,被她手握住了,看不太清楚),有唱、有念...有沒有敲鼓,聽不太明白...因為後面的彈撥聲音遠比唱、念還大聲,讓人有點分心與聽不真切。

  京韻大鼓,感覺好像有把曲調加在裡面耶...??

  因為印象裡有聽到常聽到的一些調子,只是背景音樂太雜了,她唱的調子有時候又覺得跟背景音樂的節拍沒有合到...她有時是唱韻白,有時是普通國語...

  戲齡不深,因此這次是第一次見識到京韻大鼓。一直以為京韻大鼓是邊敲著鼓,邊用京腔唱戲...現實是跟想像是有點類似啦...只是怎麼覺得有點口語,而不是那麼的像京劇唸白的韻律與節拍。並且感覺在背景的彈撥與念詞的節奏上,有時會有點不對應,而有點變成各走各的調子? 興許是第一次見到京韻大鼓,一口氣想要注意到的細節太多,而使眼、耳、腦三者不同步,導致無法見到京韻大鼓的精髓吧? 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多認識一下京韻大鼓,而不至於眼忙耳亂的抓不到重點。

  曹復永的王魁,說實話,除了台詞中把王魁的忘恩負義寫的一清二楚,曹復永的表情猙獰、狠心外,只要他一唱起來就顯得中氣不足、厚度不足,嗓音中的老態俱現,甚是可惜。捨去嗓音,曹復永的面部表情細膩而傳神,肢體動作張力十足,不愧是復字輩裡的翹楚。

  朱民玲的焦桂英,已經遺忘自己還有看過她哪些戲(上次戲曲學院封箱的龍鳳呈祥是她嗎?),這次她的演出算是中規中矩,不會太突出,也沒有明顯到讓人搖頭的失誤。只是前不久剛聽過魏海敏的新繡襦記,對其中魏海敏與朱勝麗的聲音印象還很深刻,雖然不是別喜歡她倆,但這次將印象中她倆的聲音與朱民玲的小比對一下,朱在聲音上似乎較為尖銳,聲音表情起伏亦不慎明顯,焦桂英的思念、哀戚與懇求,若非唱詞甚佳,閉目細聽朱民玲的詮釋,在區分上有點小困難......

  葉復潤與曲復敏的老生、老旦,對我這向來中愛老生、老旦的膚淺戲迷來說,實在是不過癮啊! 不是說他們唱不好,而是他們唱的實在是太少了!與唸白相比,唱詞僅有區區兩三句,且往往與小生、小旦合唱,真是...真是太可惜了。不過王魁負桂英本來就是以小旦為主,老生、老旦有開到口唱算是好的了......至少比坐在海神廟裡的那三尊大神好多了...XD

  說到那三尊大神啊~只要想到他們得畫妝畫好久,然後坐到台上演不能動、沒有台詞的神,就覺得很大材小用...不過是找三個人扮成神的樣子去台上做做樣子,為什麼要找臧其亮他們呢? 有這種磨練的機會,讓給戲曲學校的學生去磨練,不是比較好嗎?難道是怕戲專的學生在焦桂英一邊哭訴,一邊搖晃各大神像的時候會笑場嗎?還是怕學生在上面正襟危坐太久會睡著,然後在被搖晃的時候會被驚醒,結果導致變成爆笑劇???

  好啦~其實演到那裡的時候,我很不專心的在期待三個神像笑場,或是神像睡著被驚醒......orz

  俞大綱先生的劇本寫的真的不錯,尤其當寫到慢版部分的時候,婉轉纏綿的曲調,配上細膩優美的辭句與優雅飄逸的身段水袖,共同形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可惜,未能趕上當年雅音小集裡由美麗的郭小莊所飾演的焦桂英.....

  補充資料:一份遺憾,開演前的字幕上有打出當年首演時的主要演員名單,但在節目單中,卻未將此名單放入,甚為可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