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Nov 25, 2006

甬劇:典妻


  身為一個相當門外的門外漢戲迷,在事隔多月後來回想一下心得好了 :p (避免被人追殺... )

  典妻,可以算是我在2006年裡所看過「觀看前最不預期好看」的戲,也是回想2006年觀戲成績裡印象最深的四齣戲之一。(另外三齣分別是裴艷玲的「鍾馗」、北京人藝的「雷雨」、上崑六月份訪台公演)<-之前竟然忘記上崑 orz 實在是該打...

  深刻的印象,來自劇中樸實的對話與些許俗氣的霓虹燈光。劇中不論是字幕上的人名部分不用姓名,而用「夫」、「妻」、「秀才」、「秀才夫人」等稱謂,僅有兩個孩子是以名字出現(春寶、秋寶),劇中對白更是以「春寶他娘」、「春寶他爹」、「老爺」、「太太」等點出親土親民的鄉土劇特性,以及典妻的夫、被典的妻與秀才、秀才夫人在社會地位與教育水平中的懸殊,更代表著這個故事可能正在世界不同角落中任何一個可替換上姓名的家庭中上演。

  劇中若有似無的以兩個孩子的名字表示出了「妻」在生他倆時個別的生命過程;「春寶」: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出嫁了。即使不曾在劇中上演,仍可在這名中看到當年在花樣年華中嫁與「夫」的妻,縱使夫妻倆破舊的家溫飽不易,妻仍無怨無尤的在艱苦中嘗到幸福滋味,進而孕育生命,那是妻生命中的春天,燦爛而短暫。好景不常、好夢易醒,帶病而生的春寶使貧困的家更顯艱難,夫的惡習將這岌岌可危的家帶入了絕境,"典妻"的買賣將妻走進了淒風慘雨的「代理孕母」階段,「秋寶」應運而生,象徵了妻再第二次孕育過程時的心情是如何的蕭索、落寞與難熬,身處於不友善的秀才家中備受欺傉,又要牽掛著病弱的長子與不爭氣的結髮夫婿,身心的煎熬恰如秋老虎燒烤大地般的燃燒著妻。

  翻看典妻簡介,典妻改編自柔石於1930年所創作的「為奴隸的母親」,短短一萬兩千多字,寫盡一個母親的滄桑與悽涼,更在其中無言的探討了成書時可能未曾探討過的「代理孕母」。每個孩子都是母親的心頭肉,即使是與毫無感情的男子共同孕育的孩子,縱使是不愛孩子的女子,在十月懷胎中感受胎兒逐日的成長與動靜,依舊可讓孕育者對孩子產生濃厚的愛與牽掛。如今社會上不孕家庭為繁衍而找尋的代理孕母呢?不論精子來源是何處,出身貧寒、希望賺取家計的女子不就如同劇中被典當的妻一般嗎?出賣自身靈肉賺取金錢與自由,在家庭與代理孕育的孩子間於親子感情中拔河

  典妻的妻不也如離婚後爭取不到撫養權的母親們一般嗎?首次的離婚(被典)帶不走病弱長子,帶不走年輕時的燦爛春光;再婚(入秀才家)的二次休離更帶不走健康的次子。

  休離,休離的了物質上的相處,斷不了血濃於水的母子親情;代理孕育,販賣的了肉體上的嬰孩,心靈上的牽掛與不捨則將伴隨永生,直至涅盤。

  典妻的最終,妻瘋了,不知在她自此封閉的世界中春寶是否安康?秋寶是否已長成頂天立地的男子?

在此附上原著小說連結:http://book.ayinfo.ha.cn/mjwj/rr/roushi/zzz/001.ht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