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Apr 28, 2006

異域遊子:Elim Garak與Tora Ziyal

  先來講為何在脫離ST這麼久以後突然想寫她的文章。

  一方面是前陣子趕論文時為了調劑,很無聊的把DS9拿出來看,而且很好死不死的都只挑到有她的部份,就這樣看了幾集無聲的DS9......(懶得裝解碼器的後果);另一方面,是因為身邊某位女性朋友的故事,總讓我想起布袋戲女角:圓宿薄,以及當年剛接觸DS9時印象裡的Ziyal。(有趣的是,當年剛看到Ziyal,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圓宿薄......XD)

  會有兩者相似的印象是源於兩者的死亡方式,與她倆所愛之人的個性(表白方式?)。圓宿薄是個很天真的孩子,最後卻死在最愛的人手中與懷中;該說Ziyal亦然嗎?她也死在最愛的父親懷中啊。當年的不懂事,分不清三個蜥蜴間的差異,傻傻的以為她亦如圓宿薄一般......即使後來了解來龍去脈,刻板印象早已根深蒂固。

  宿薄愛上的冷劍白狐,人如其名,冷漠而孤癖,一個不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男人;情竇初開的少女與冷酷無情、歷經滄桑的殺手,設定上恰如那不容於族群的少女與流落異鄉的情報員?冷劍,並不如Elim的巧舌,他總是沉默的面對所有感情,對待曾對他好的同性,他以性命相報,對待照顧過他的圓宿薄呢?如果宿薄出現在他生命中的時機不是他一心一意復仇之時,或許他會如Elim般以長輩的方式對待宿薄吧?至少,在他壓抑的情感中,曾在兩人逃命危急時回首救過宿薄這個「累贅」。

  行文至此,或許我該說,冷劍的性情與Ziyal那野心勃勃的父親相似吧?相似的復仇大業,相似的利益交換;乃至最後圓宿薄與Ziyal相似的死狀。

  我永遠忘不了宿薄最後的遺言:「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知道你不好意思說,那就在夢裡告訴我好了......」,如同忘不了Dukat擁著Ziyal屍身時的嚎啕大哭與過後的恍惚失神。

  風,太大了,難道只是為了吹乾眼淚;
  雨,太急了,彷彿真是為了洗去哀傷;
  山,太高了,難道只因早已無處可躲;
  河,太寬了,彷彿注定永遠無法渡過。
  家,太遠了,難道只是因為時間,因為距離;
  夢,太長了,彷彿只是為了絕望,為了逃避;
  死,太多了,難道真是為了仇恨,為了生存;
  愛,太短了,彷彿只是為了分別,為了回憶。

  要怎麼說那兩個傢伙的感情呢?從很久很久以前片片斷斷的看他們倆個間的互動,就總覺的怪怪的......小俏妞每次都天真無邪、熱情洋溢的找老油條聊天、吃飯,老油條卻都給他不冷不熱的回應,某JD說是老油條先追Ziyal俏妞的;說實話,我看不出來(哈,我就是遲鈍嘛~)。

  總覺得他是用一種半同情、半同病相憐的長輩態度在照顧這個舉目無親的小女孩;同樣是流落他鄉的異鄉客,Elim在站上的處境艱難,貝久人仇視他,星聯不信任他,或許Bashir的友誼能給他些許慰藉,但他畢竟仍是孤單一人,沉浮於浩瀚中,無所依萍;再觀Ziyal,更是天地不容吧?卡達西與貝久混血的她,不被雙方世界所見容,Kira對她的友情究竟是建立在什麼樣的起點上呢?同情?憐憫?亦或不捨?至少,每當看著螢幕中Elim望著Ziyal的神情,這許多的情感是同時並存於Elim眼眸中的。

  不知編劇在編這段故事時是做何想法,但在我的解讀中,這段感情的起點該是建立在Elim的父性與Ziyal的孺慕之心。

  Elim其實是個很愛很愛自己國家與種族的人,或許他自私,或許他可以為了存活放棄所有,但當他能力可及之處有族人遇難,他絕無法袖手旁觀。對流落貝久的卡達西亞孩童他是如此付出,對擁有一半卡達西亞血統的Ziyal更是如此吧?不僅是為了Ziyal的血統,更為了無家可歸的同病相憐吧?

  人們總是排外的,不被卡達西所見容的混血孩童要如何在有深仇大恨的貝久生存?星聯的人們又能給予他們多少關懷與照顧?尚在豆蔻年華的Ziyal對友情的渴望與追求該要如何在陌生而冷漠的太空站中尋得滿足?該是物以類聚,寂寞的人們僅能在陌生中找尋相似,尋求慰藉。

  同樣的種族,相似的年紀,孺慕情深,情感的轉移總在微妙之間。

  沙漠中的兩人,相互依存,卻也相互防備;Elim的心防高築已久,不該如此輕易為Ziyal開啟;因此在他倆許多互動中,天真的Ziyal猶如飛蛾撲火般詢問過往,卻總被油條式的規避拒絕。Elim的保留,是對自己的保護,無可厚非;而他對她的好,除了長輩式的關愛,朋友式的照料,實難以評估那是否為男女情愛啊。生離的難捨,死別的悲泣,何不說是痛失手足、親人的傷慟呢?

  顛沛的幼年,寂寞的生涯,些許的溫暖是如此的可遇而不可求;對父執的依戀,隨著年歲的增長是否有變化之可能?

  紅塵白浪兩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
  到處隨緣延歲月,終身安份度時光。
  休得爭強來鬥勝,百年渾是文武揚;
  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

1 comment:

Spock said...

Hi.
I'm Spock (英家銘) from Taiwan. I think we might have met in 台大's 星艦學院.
It's interesting that you have the Terok Nor station, and I have the Babel One planet:
http://babelone.blogspot.com/
Maybe we can keep in touch, talk about Star trek episodes and 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