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Jan 14, 2006

從笑禪事件看霜刃

  初出江湖的霜刃,一個神秘、動向不明、遊走多方的陰謀者狀態。

  對於孤獨缺,他躲在暗處觀察孤獨缺的一言一行,看著阿缺殺阿月仔,看著阿缺、羽人師徒反目;直到孤獨缺斷臂實力下降,他才出面對上孤獨缺,欲一報師仇。

  對於笑禪,他向來尊重笑禪的決定。當笑禪向他討保孤獨缺的時候,不論他是為了想隱瞞自己身世而不與笑禪坦白,任由笑禪帶走阿缺,或是其他理由,霜刃大可以不賣笑禪面子,直接殺阿缺,更能在阿缺離開殘林後再找他報仇;但霜刃卻只是默默的把一切交給笑禪處理,僅用短短的幾句「過分的仁慈就是懦弱」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剩餘的只有對笑禪處理事情的尊重與縱容。

  刀瘟患劍的仇,那是長久以來支持笑禪活下去的動力,霜刃只能不斷逼迫笑禪了結恩怨,卻不越俎代庖的幫笑禪報仇,一則是誠心希望小弟能親手了卻心願,另一則又何妨不想藉此要求笑禪退隱呢?

  「江湖不適合太好的人」,霜刃不斷用言語刺激笑禪,希望笑禪能不再重道跨海神足與自己當年的錯誤;一言一重,如同長輩般聲聲教誨著世事之多變與殘忍;霜刃,由始至終仍是個深深關心著弟弟的兄長啊。退隱,對笑禪是最好的結局,更是將來霜刃無暇分身時對笑禪最好的保護吧?

  身為翳流軍師的霜刃很深按審時舵勢,沒有必要,他寧願默默守護笑禪,默默為翳流擬策佈局;笑禪的死,在他口中說來試圖雲淡風輕,「有人使用五殘之招逼死我唯一的小弟,我怎可能不知呢?」,詞語中卻仍暗帶咬牙之恨;霜刃該是花費了許多心力才壓抑下心頭之恨吧?他是翳流軍師,他是目前元凰手下唯一可用之人,他知道自己不能亂。一亂,元凰若力量不夠,翳流將跟著自亂陣腳。笑禪是被人陰謀害死的,運籌帷幄的霜刃自當冷靜細想其背後原由,冒冒失失衝出報仇不是智者該有的行為;陰謀者總有露出馬腳的一天,他等的越久,越有機會為笑禪報仇。等待,他能等孤獨缺多年,再等鬼梁天下露出馬腳,不過是另一場「黃雀在後」的追逐遊戲。

  他曾對笑禪說「江湖是一條惡道,唯有以殺止惡」,霜刃,當年真的被孤獨缺的那一刀傷透了心,而由笑禪記憶中善良、不知人心險惡的天真少年,變為性惡的信奉者吧?笑禪回憶裡仁慈的霜刃的確已死,剩下的只是在江湖泥濘中打滾,不用心機便無法生存的寰宇奇藏。一個依舊擁有皇甫家族與生俱來的沉穩與善良特質,卻又添增江湖打滾許久磨練出來的心機與冷靜。

  愛屋及烏,對霜刃賦予強大的期望,希望他別辜負了才好。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