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Nov 11, 2005

牡丹亭上三生約

  說來有些瘋狂,近日裡不斷向身邊友人推薦白先勇的牡丹亭。

  還記得去年未看牡丹亭前自己不過是個偶爾看崑曲的國劇迷,即使眼蟲時時在觀賞完京劇後嘆息其不如崑曲的美妙,自己仍懵懵懂懂的不知崑曲之美。

  去年初與額娘到新舞台聽長生殿,只覺聲腔婉轉綿密,頂頂有名的崑笛卻不多見。向來最愛國劇老生,長生殿的老生--唐明皇,有著迥異於京劇老生的音質氣習;崑山水磨,崑山水磨,崑曲果是如水曲折的調性啊~ 即使未聞那令眼蟲回味不已的崑笛,崑山水韻卻因而在我腦海中迴盪數月,就此於心中生根。

  愛上京劇時總有老票友跟我說:「有生之年定要聽一次張繼青的杜麗娘,縱使無法親眼一見,也定要聽一次牡丹亭,到那盛極一時的頹垣中尋那青春之夢。」。牡丹亭,四百年前來的經典,引動黛玉寫下千古葬花吟的浪漫經典,妄稱傳統戲迷的人卻未得見。

  在苦讀中錯過了國家劇院的牡丹亭,即使公視在七月時播放錄影,出版DVD,仍無法減輕對牡丹亭的渴望。

  一直以為今生將就此錯過的機會竟又回來了!白先勇先生又將帶著他的麗娘與夢梅回到台灣;學堂中悶燒在骨子裡的麗娘、活潑可愛的春香,遊園驚夢裡頹唐的悽楚,早逝的青春啊!超越生死的情愛,唯美至善的韻律聲腔。

  吳儂軟語,憑水而生的中國江南女子;歌舞相存,依水而起的古典樂音。牡丹亭,最美的神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