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Nov 27, 2005

溫柔好男人:殘林之主 皇甫笑禪(二)

  說真的,我實在很難去懷疑笑禪,甚至當看到金包銀等人要去抓人頭鳥身的異獸(抱歉,站在動物保護的平等立場,我實在無法用"怪物"來稱呼這位不過是外表與眾不同的動物)實在是有種難平的氣憤。氣金包銀等人的不愛護動物,也氣他們對笑禪的質疑。

  雖不知無人愛是否認識笑禪,但無人愛說的很對:「不能因為一封信就懷疑自己的朋友,不能未經證實就定人罪」;笑禪的個性,在這短短出場的十五集中便鮮明的展現在眾人眼前,一個以追查滅族凶手與找尋兄長為人生目標的善良人;一個善良到願意放過患劍的人,有可能陰謀陷害僅有一面之緣的圓兒嗎?

  笑禪,一個首次出現於羽人口中便讓我萬分期待的角色,於頂爐分峰中首次現身就讓人感受到他沉穩的修養,「寧靜致遠」是當時對他唯一的感受。即使燕歸人殺人奪湖,訣塵衣小人告密他也不為所動,相信若非少艾傷勢緊急需要水晶湖之水,若非鹿王自願請應解決,笑禪會淡然看待此事,直到燕歸人自然離去。

  面對可能的殺兄仇人,孤獨缺,笑禪想的也只是「掉落懸崖還有一絲存活的希望」;看著他平靜如水的聽完孤獨缺的告解(請原諒我使用「告解」這個字眼,那一幕笑禪的平和,總有孤獨缺是到教堂與神父告解的感受),柔和的給予阿缺溫暖的希望,給予一個對過去悔不當初的人一個悔過的機會,他知道「廢武」對孤獨缺來說將會招來無止盡的仇家逼殺,而願意提供遮風避雨的殘林作為庇護所;笑禪,真是個善解人意、體貼細心的好孩子啊。

  面對少艾的死,笑禪難得失控動怒;事後馬上向鹿王懺悔他的修養不足;面對反覆無常的狂龍,竟也能脾氣良好的對答如流;可惜的是在面對一生仇敵之一的患劍,他真的生氣了!即使還在氣頭上也可馬上冷靜的思考無悼一人庸的殘疾與言語,更在最後決定饒過患劍,就算成為皇甫家罪人也無法違背他善良仁慈的本性。

  很期待這個角色,看著他靜靜感受他的修養與良善,為他擔心外界的懷疑與批判,甚至是霹靂世界裡永不止息的死亡陰影。蟻天過後,從不曾真正擔心哪個角色的生死,畢竟死亡是角色最終的結局。如今卻再度為笑禪擔憂。

  只願皇甫笑禪有個燦爛光明的一生,能有個「重如泰山」的告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