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Jan 15, 2006

笑禪錄

  笑禪錄,明代潘遊龍所著之解頤之書,於笑語中盡解禪機之意。

  皇甫笑禪,一個不屬三教修行之列的俗世中人,一個與生慈善、佛(道)心自現的孩子。他是一部書,一部橫跨儒、道、釋三家學說的性善之書。

  《孟子˙盡心》: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者,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

  多年前,皇甫後園內天真嬉戲、手足相親的景象依舊;兄友弟恭,疼愛親弟的霜刃,敬愛兄長的笑禪,彼此的牽繫未曾因霜刃的離去而抹滅;稚子善忘,年幼的笑禪不曾忘卻兄長的提攜,日日等待,夜夜思念;直到家門一夕慘滅,他依舊捨不下失落他鄉的手足,一季、一年、歲歲期盼。他不是捨心崇善的出家人,他不是淡然物外的修道人;幼年的他未經矯造潤飾,由心而發,敬愛兄長。及長,仍不改初衷。孟子性善,於斯得焉。

  《孟子˙告子》: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弗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上天(編劇)是殘忍的,給予他男兒之身,卻笑話般的給予殘缺;讓他降生於慈愛之家,卻狠心奪去關懷與溫暖;先天的污點,在親情海裡被洗滌殆盡;後天的殘疾,被他昇華至對他人的溫柔照護。羽人曾說:「殘林是武林中最神聖莊嚴的地方」,乍聽之下會讓人嗤之以鼻的評價。神聖莊嚴?當年偽善的汗青編不也得過如此評價?笑禪建立的殘林,不若汗青的沽名,他低調,他無名,他默默的守在武林邊緣等待需要援手的人。不為自身的缺失而自卑,不因此灰心喪志,反而堅強建立起人間淨土,在苦難中笑禪仍堅守那份與生俱來的良善與仁慈,為上蒼擺弄的玩笑添上不屈的反抗。

  《莊子˙德充符》:道與之貌,天與之形,無以好惡內傷其身。今子外乎子之神,勞乎子之精,倚樹而吟,據槁梧而暝。天選子之形,子以堅白鳴!

  超脫一切形體障礙,上蒼給予的天閹,大難留下的眼盲、手殘、腳廢、口啞,他不卑不亢的默默反擊,不怨天,不尤人。莊子齊物,「至人、神人、聖人」,當捨棄外在禮俗、規範,化去形體之束縛,始可盡情追求心靈的逍遙自適。形體的束縛無法羈絆笑禪的作為,最強的殘廢者?笑禪強悍的心理素質,早與莊周中的王駘相互呼應了吧?

  笑禪是個很狹隘的角色,當他的背景曝光開始,死亡的陰影就不曾離他遠去。不論是為皇甫家報仇雪恨或尋找失散多年的兄長,他都與劇本主線毫無關聯。或許少艾死前將刀戟勘魔運籌帷幄的工作交予他與鹿王執行,他也做的很稱職,但他心心念念的依舊是找尋刀瘟患劍與兄長;刀瘟一出,他的戲路就此踏上死途,一去不返。

  一個善良的人,就算要他在報完仇後繼續於武林中沉浮,又要用什麼理由呢?退隱,不過是讓戲迷們遙遙無盡的期待;若真復出,又有誰能保證他仍原汁原味?死亡,該是對他最好的唯一的終點吧?

  猶記笑禪甫出現時,曾有預言說「殘林之主,等著紅!」,或許吧,笑禪雖不曾真正如某些偶像的大紅大紫,他溫暖的言行卻仍如涓滴細流,慢慢流淌人心。他的逝去,並不令人意外,也並不如少艾般的刺骨難受,反而在長久以來的隱隱陣痛中蘊釀,再以錯愕作結。

  若笑禪的出現,又是一場偶像塑造活動,那麼這次的偶像塑造該說更加深沉了吧?不唯美的偶,不健全的身體,卻擁有最美麗的一顆心,一個以內涵取勝的短命偶像。

  風起風落,笑禪不過是樹梢上那結成霹靂大網中的一絲殘線,終將隨風飄散,再由他人遞補遺缺。潮來潮往,即使曾經駐留,亦隨那浪潮沖刷而去。人活一世,白駒過隙,千百年後又有誰記得他的名字、他的所作所為?或許,良善之心亦就此絕跡吧?

  「這條漫長的路,我真的累了;我累了,讓我休息吧。」

  好好休息吧,笑禪。仇恨本不該縈繞在你那慈善之心,懷疑本不該玷污你高尚的人格。好好休息吧,笑禪。

1 comment:

芳 said...

無意見逛來這裡,看到幾篇關於笑禪的文章,覺得很感動也很認同。
笑禪的確是一個令人難忘的角色,可以帶給我們溫暖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