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Mar 27, 2004

兩岸戲曲編劇研討會

兩岸戲曲編劇研討會 第一天

上午兩場心得
暫略

下午第三場
王安祁專場一
亦暫略

王安祁專場二
劇作欣賞回顧座談會與會貴賓
  資深編劇 貢敏
  雅音小集團長 郭小莊
  舞台美術設計 聶光炎先生
  當代傳奇團長 吳興國
  國光劇團導演 李小平

  藝術是什麼?郭小莊女士用生命、用血淚創造了雅音小集,吳興國先生用盡一切心力從京劇出發演過電影、電視、話劇各種表演,這都是藝術。

  聶光炎先生說:不管是現代的、傳統的、西方的、東方的,只要是真正用心去創造的,就是藝術,就是能感動人心,引起共鳴的藝術。聶先生很謙虛的說自己只是整顆洋蔥外最單薄、隨時可丟棄的洋蔥皮,當場讓所有人汗顏不已。

(剩下暫略)

  先一句真心話:如果所有與會人士都是一本經典,那聶光炎先生便是經典中的經典。 會後與他一起由工綜漫步出校門,聽了他許多對人生的體悟,才了解藝術不只在生活 當中,更在人們的心裡,俯拾即是,隨手可得,只要心有所感,經過真心誠意的煉化 ,就是感人肺腑的藝術作品,不拘形式,不論時間。

  迷京劇迷了五六年有了,第一次看到郭小莊 ^^;過去只聽過她的種種事蹟,沒有很迷她,也沒有覺得她有多偉大,今天親眼見到她,才發覺她的偉大。

  郭小莊,一個瘦瘦小小的女孩,坐在椅子上那肩膀比椅背還窄,雖然穿了高跟鞋,卻還沒到吳興國的肩膀〈不過吳興國真的好高啊 ^^;〉,她應該只與家慈差不多高吧。記得過去曾研究過的台灣戲劇史,當年雅音小集成立時,所有的劇本都要經過新聞局與文化局,甚至是軍中的審核〈因為京劇等戲曲是軍隊由大陸帶過來的,許多劇團皆隸屬於軍方體系〉;一個弱女子獨立扛起復興的重擔,上由編導,下至一切打雜皆由郭小莊一個人打理,如今回想,她真的很偉大。

  來自對岸的傳統戲劇工作者說到當年雅音的歷史仍感動不已,他們說即使是京劇發源地的內地,當年會進劇場看戲的人也都是白髮蒼蒼的老人,如今更是稀少的可憐。只要想到雅音小集每次演出時場場爆滿的場面,他們便覺得不可思議,今天看到研討會會場爆滿,他們更是感動與感慨。貢敏先生說:在內地除非硬性場合,一般學術場合都是門可羅雀的。或許當我們在羨慕對岸的同時,也應當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我們擁有的是將西方話劇藝術帶進京劇的郭小莊,我們有將舞蹈與電影手法帶進京劇的吳興國與林秀偉夫婦,我們擁有對岸所沒有走過的四十年京劇改革。

  當聽到對岸學者與戲劇工作者發表對台灣戲劇的高度評價時,我有些茫然,不只是因為自己很少接觸本土新編戲劇,更因為自己覺得不論是當代傳奇或是國光劇團都企圖將西方故事放入京劇這個框架之中〈例如當代傳奇的王子復仇記,改編自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國光劇團的出埃及改編是聖經故事〉,在我曾接觸過的台灣新編劇中,被加入了太多太多原本不屬於中國的東西,而感覺損失了京劇原有的味道,過去京劇僅用一桌二椅便代表了人們生活中的種種事物,上至君皇的華美宮殿,下到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無不用簡單的舞台設計、毫無變化的燈光佈景來詮釋,傳統的京劇不只簡單,更是抽象藝術的極至表現。被加入現代元素的戲劇感覺便多了那幾分沉重。

  聽著聶光炎先生的一席談話,我理解了大陸學者對台灣戲劇評價的基礎。是啊!不管台灣戲劇如何改革,不論改革的多麼偏離傳統,西皮二黃的架構依舊根深蒂固的存在著,台灣藝術家不斷吸收生活經驗,體悟東西長短處,用血用淚用汗水創作,聶先生說:舞台沒有好戲與壞戲,只有用心的表演與偷懶的表演。台灣的創作者用心表演了,用血淚撰寫了屬於台灣的戲曲。

  過去因為自己的固執而未曾好好欣賞當代傳奇等的表演,如今回首不禁扼脕,只能期待將來了。

  果然湯顯祖的牡丹亭,牡丹亭裡的﹝遊園驚夢﹞.﹝拾畫叫畫﹞是萬世經典,會中不斷被引用,也不斷出現在其他劇作中。沒看過這幾折的我竟然還敢說是戲迷,真是太自大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