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Nov 16, 2001

一將功成萬骨枯-Benjamin Sisko

  澤國江山入戰圖
  生民無計樂樵蘇
  憑君莫話封侯事
  一將功成萬古枯
      ~唐 曹松《己亥歲》

  古今將相得以留名青史者,無一不是將功績建立在無數鮮血之上;上古肉搏、今日核武、來日生化,隨著時間的推演、科技的進步,死傷不會有所減少,戰爭反而只會越來越殘忍、血腥、暴力,越來越泯滅人性。

  For the Uniform Sisko:「我不在乎你對星聯或Maquis有什麼看法,我只在乎你背叛了我...」
  Eddington以生化武器攻打Cardassians殖民地,Sisko為敗Eddington亦以殘忍的毒氣以牙還牙,逼使其投降。冷血而無情,僅僅只是為了懲罰背叛星聯的昔日同袍有必要拿無數無辜的生命當逼對手投降的賭注嗎?生存於Cradassia殖民地上得人們是人,生存於Maquis殖民地上的難道就不是生命嗎?只因立場之不同就可肆意犧牲?試問其良心何在?在做下此一決定時有不忍與無奈嗎?有如同在In the Pale Moonlight中,得知Garak擅自暗殺了Romulans大使,導致Romulans帝國加入星聯連線,為守護alpha象限而共同對抗Dominion之事時,其所表現的自責不安與深深不認同Garak行徑之態度否?


 老話一句:一將功成萬骨枯。如Sisko般欲成大事者,何故會在乎犧牲兩條生命?而且犧牲了Romulans大使船上的生命,便可換得Romulans帝國的參與,為星聯在此戰爭中獲得一強大的同盟支助。唇亡齒寒,Romulans現在不加入戰爭,等Dominion攻陷了星聯陣線,脣齒相依的Romulans帝國也難遭同樣厄運。就讓Romulans大使的生命如萬骨枯之一,成為將相建立功績的踏腳石吧。興許,Sisko的不悅及無法釋懷的內心壓力主要是來自於將原本與戰爭毫無干係,早已與Dominion簽定互不侵犯條約的Romulans帝國牽入戰爭之中,此舉又將迫使無數安居樂業的生靈慘遭塗炭,再造殺孽。

 常言到:虎毒猶不食子。然於The Reckoning之中Sisko卻願犧牲自己兒子之性命來作為邪惡的Pah-Wraith附身軀體,只因其相信先知會保護他的兒子;您可說其真可以算的上是公私分明的狠心人。暗合子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者莫如其是也,君不見其不嫌Cardassians出身之Garak,不疑曾被Dominion俘虜的Bashir,只需有所專長者均一視同仁任用之,知人善任實為其之長也。欲為一名好的領導者先決條件便為之也。

  知己知彼,百勝不殆。
           ~孫子

 康熙一朝,北定蒙古、南平三蕃、西蕩新疆名動一時的青年儒將「善敗將軍」周培公嘗謂:「先知己、在知彼;先善敗,得驕兵,而後勝」,未先知己,焉能知彼?凡事謀定而後動,始可認清對方破綻,利用並攻堅之;不讀孫子之Sisko卻深黯此中道理,每每皆運用「以弱示之強」之手法,使對手在不自覺的情形下卸下應有的嚴密防衛,或利用敗退的狼狽使對手驕態畢現,在一擊反攻獲得勝利。所謂的驕兵必敗,其對此言之運用可謂深得其法也。

 三國演義 第103回

  上方谷司馬受困 五丈原諸葛禳星:司馬氏父子三人本已被武侯圍困於上方谷中險遭火攻,然忽狂風大作,黑氣漫空,一聲霹靂響處,驟雨傾盆。滿谷之火,盡皆澆滅;地雷不震,火器無功。天不亡司馬氏父子也。

  每每見Sisko在危急之時,貝久先知們總是會放棄觀望的立場,適時的伸出援手,在天時、地利、人和三者之中巧妙的扮演了天時的絕佳角色。豈不如司馬氏般的有天之助也?

  The Sacrifice of Angels:遭到Jem'Hadar戰艦圍困的Defiant號,在危及之際Worf所領克林貢艦隊突然出現,並在Dominion的防線中打出了一個缺口,及時解救了岌岌可危的Sisko眾人(天時+人和);Defiant號隻身面對由Gamma象限來勢洶洶的Dominion艦隊,蟲洞先知現形幫助制止Dominion艦隊進入Alpha象限(天時+地利,先知可以不算人吧?)。

  君不覺此兩段有著極大之相似之處也?

  若言Cardassians如曹魏曾佔據有貝久這一富庶的中原地帶,而取而代之的星聯豈不若竊取曹魏江山之司馬也?語云:「一統江山司馬懿」,曹氏為英雄造時勢,司馬氏為時勢造英雄;曹氏有篡漢野心,而為時勢與世人所不容;司馬無篡魏思想,而為個人不為也,然乃因天時而成就之也;若如不欲為先知者之西氏(好難聽喔!果然把Sisko翻成中文會變的很難聽)也?文天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死,可輕如鴻毛,以可重如泰山。將相之功,生前難斷,一切靜待蓋棺論定。只願Sisko真不會是欲成一將之功犧牲無數的萬古枯將軍。

No comments: